南宫璃一踏进分营军办所,一楼看所的两军办所兵,像是见了鬼一样,满脸惊恐地往楼上冲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鬼?”

    南宫璃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她长得不吓人吧?

    大约过了几秒,就听楼上传来“蹬蹬蹬”下楼的声音,已经瘦了半圈的蔡泽在走最后几楼梯时,不由得放慢了脚步,用着一副不可置信的目光盯着南宫璃狂看。

    “离丫头?你、你是离丫头?”

    南宫璃嘴角微抽,大概可以想象,以蔡泽为首的这一大两小脑子里在想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蔡老伯,不至于吧?我也就离开了五天左右的样子,你就连我的模样都认不出来了?”

    蔡泽猛地冲了上去,两手按着南宫璃的双肩,将她左三圈,右三圈,来来回回摆弄了好久,高兴得红了眼,“丫头可以啊,还真给你回来了?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    “和呼啸营的人硬撑了五天,皇天不负有心人,等来了援兵,把蛮部给打退了。

    这一次,蛮部损失了百来人,其中包含至少三十多名精英蛮兵和两名蛮将,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蛮部应该会太平很多。”

    蔡泽一听,跳脚道:“你说什么?这次抗蛮的是呼啸营?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南宫璃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是呼啸营?罢了罢了,既然成功逼退了蛮部,那呼啸营应该就不会有事了。对了,你可见过里头的一名蔡副将?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将自己一去呼啸营刚好顺手救了蔡副将的事给说了。

    下一秒,蔡泽就要给南宫璃下跪,幸好她眼疾手快把他给扶住了,“举手之劳,而且我看得出来,蔡副将是个忠义之士,就算他不姓蔡我也会救的。”

    蔡泽摸了摸湿润的眼眶,点头道:“好好好,你对我蔡家的恩德,我蔡家永记在心,将来只要用得找我两兄弟的,你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接下来就轮到干正事了,南宫璃掏出自己的兵牌道:“我是来兑换国勋的,另外再做个绑定。”

    “绑定?他们古家能给你啥好兵牌?我先给你兑换国勋,至于绑定,我再给你挑块好点的吧?不过你现在还没有职位在身,我顶多睁只眼闭只眼,给你弄快精英家兵的兵……”

    当蔡泽的视线完完全全落在南宫璃手中的那块浅灰色兵牌上时候,他迅速接过兵牌,先是被上头的计数给惊到了,随后便是被这兵牌的颜色给弄懵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兵牌怎么会是浅灰色的?兵牌总共就那几种颜色,压根就没浅灰色的啊?”

    被蔡泽这么一说,南宫璃这才仔细查看起了自己的兵牌,略带茫然道:“咦,怎么会是这个颜色?我记得是黑色的啊?”

    蔡泽那只拿兵牌的手猛地一抖,差点把南宫璃的兵牌给摔了,他有些不确定,所以还不敢妄下定论。

   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,兵牌升级?可这不是只是传说么?

    咽了咽口水,蔡泽深呼吸一口气道:“我去给你转换国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,蔡泽重新出现在了南宫璃的面前,他惊恐地看向南宫璃道:“丫头,你、你想吓死人啊,你这兵牌总共换了一百五十五万国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