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场死寂!

    数秒后,隐约能听到不少人吸气的声音,援兵们的表情稍稍松垮了些,可眼里的讶异半点未少。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见过这位离少的强硬手段,这些援兵也不至于把他的话当回事。在脑海里下意识地去回忆了下方才那惊人的一幕,他们心里还是忍不住地哆嗦了下。

    说来,能被派来蛮部这边当抗蛮援兵,说明这些家兵实力有是有,但顶多在各自家族里处于中下或者中间水平。

    这次抗蛮如果能活着回去,便可有所突破。如果不能,对于这些人背后的那些大家族来说,也是件不痛不痒的事。

    唯一不遵循这个规则的,就是古家的家兵。虽然派来的是古家二线阵营的精英家兵,但那二十人的的确确是古家二线家兵里的精英。

    古家派这二十人来根本没想过他们会死,想的是靠他们掠夺,获取更多的国勋,从而上交回古家。

    现在古家这二十精英家兵死了,在场的其他援兵心里实际上是叫好的,他们也看不惯古家的家兵,心里多少有点倾向眼前的这个离少,他能为呼啸营的和古家叫板,也算是个人物了。

    现场分外安静,南宫璃见没谁想替古家的说话,欲要散场,地上突然传来了震动的声音,紧接着,二十块兵牌不约而同地断裂,从里头跑出来的蛮灵和凶兽灵一致向着她放置兵牌的地方飞去。

    无数光点伴着轻快的节奏,在半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,最后都进入了…恩,进入了南宫璃的兵牌。

    全场重新死寂!

    心好痛啊,拼死拼活下来,也没能多拿多少国勋有没有?

    看看人家,一挥手就灭掉了古家二十个精英家兵,跟着二十块兵牌里的蛮灵和凶兽灵都跑人家口袋里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目测,古家那几个的兵牌里,有的还不单单是这次抗蛮收获的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啊,这次出战的蛮人一百来个,刚才的蛮灵加起来至少是这数翻一番好么!”

    “早前就听说古家的家兵都特别嚣张,不像别的家兵,一旦有了蛮灵和凶兽灵就赶紧去转换成国勋。以前我还不信,现在信了,的确是嚣张得很啊。不过,他们做梦都没想到,会遇到个更嚣张的吧?”

    听着周围的窃窃私语,南宫璃大概明白了发生了什么,那二十名古家精英家兵收在兵牌里的积蓄,全都转进了自己的兵牌里。自己光明正大地当了次强盗?这纯属意外收获。

    没了古家家兵,余下的援兵还是比较客气的,碍于南宫璃的发威,关于呼啸营的人必须拿出一半国勋的事,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。

    南宫璃帮忙将被古家精英家兵伤了的人送往了医用帐,在确定他们无碍后,正式离开了呼啸营。

    因为有传送阵,回分营还是很简单的,一回到分营,她就按照之前公羊兄所说,直冲军办所。她得先把国勋给换好了,不然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提款机,拿着一大把现金逛街什么的,太不安全了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