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项兄眨巴眨巴眼,他刚想说啥来着?想多谢离少提醒?可这会儿,这三条藤条是从哪来的?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三巴掌,直接扇红了为首古家家兵的脸,“谁?居然搞偷袭?”

    “偷袭?啧啧,这话说得就不好听了,这么多人看着呢,我又是从正面出手的,哪能算是偷袭?”

    南宫璃双手环胸,半眯着美眸,带着一脸的讥讽,微抬下巴,看向那为首古家家兵挑了下眉。

    “你敢伤我?”

    为首的怒瞪着南宫璃,一双眼睛像着了火似的,仿佛能从里冒出火花来。

    “伤?没有啊,就是给你脸上添点血色,不然看着还怪吓人的。”

    项兄嘴角狂抽,下意识地扯了扯身边的离少道:“不要冲动,你刚不还提醒我,别被对方给激了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一脸无畏道:“没事,你的一言一行代表着呼啸营,我可不是,我爱干嘛就干嘛,没什么束缚。再说了,真打起来,也是对方吃亏,回头他要是有脸出去哭,就是承认他自己没用,是个渣渣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,你说谁是渣渣?”

    南宫璃一连“啧啧”了几声,似笑非笑道:“全场就你反应最大,显然就你最渣渣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古家的渣渣么?哦,不对,你应该还是个渣渣头领?”

    “你敢这么说古家?是不是不想活了?”

    南宫璃轻哼一声,扭头转向公羊兄道:“公羊将军,我一下忘了,我是为什么会来这里的?”

    公羊兄微微一愣,随后会意道:“你杀了古家十多名家兵,古家把你扔来这里将功抵过。”

    “啊,原来是这么回事啊?”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凌乱了,杀了古家十多名家兵?那可是古家的啊!

    古家为首家兵面色一黑,沉声道:“小子,今天这里就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就见十多条藤条一窝蜂地抽打了过去,其余几名古家家兵还没反应过来呢,他们的队长就被按在地上狂抽了。

    “古家的渣渣真多,不过本少有的是耐心,可以慢慢杀!”

    疯了!

    此时,其他大家族的家兵都抱着同一个想法,这是真疯了啊!意气用事要完啊!

    现在的胜利,那只是趁其不备得来的暂时的胜利,别看古家这次只出了二十人来,这二十人可都是古家二线阵营的精英啊!

    “小子,古家不是你能惹的!”

    “小子,受死吧!”

    “看在你勇气可嘉的份上,等你死了后,我们会‘善待’你的尸体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一句句袭来的狠话,余下十九名古家家兵对着南宫璃齐齐打去,公羊兄一行大惊,忙大叫道:“离少,快逃!”

    逃?

    南宫璃唇角微勾,黑眸瞬息染成了血红色,数道黑影从她身体内窜出,紧接着,凤鸣声冲天而去,下一秒数不胜数的火凤赫然出现,展翅升空,“千凤舞火——灭!古家的,一个也别想走!”

    “唧唧!”收到!

    “喵!”明白!

    “遵命,主人。”

    火凤犹如有灵,只冲着古家人而去,一些古家人见大事不妙,想撤,却被小墨、小六和小七以及影末给重新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待火凤离去,倒在地上的人又多了二十个,清一色古家人。一阵微风吹来,把黑得不成人形的古家家兵吹得没了身影。

    南宫璃收回小墨他们,扫了余下的援救家兵一圈,正色道:“谁要是想为古家的人打抱不平,可以,找我。这事是我离少一人为之,和呼啸营无关。”

    众援兵里,有人忍不住问道:“这位离少,得罪古家,你不怕死么?”

    “兄弟这话有点意思,你该问问古家,得罪我离少,想好怎么死了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