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璃是最后一个赶到事发现场的,毫不夸张地说,她是整个呼啸营内,最后一个到的。

    她到的时候,正巧看到有过几面之缘的蔡副将倒在地上,猛地吐出了口血来。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人不止蔡副将一人,至少有十多个,不是晕了过去,就是奄奄一息的样子,清一色都是呼啸营的人。

    空气里弥漫着鲜血的味道,南宫璃还有些没回神,就见牛兄高举着拳头对准一家兵挥了上去,“你们竟然敢动手伤人?老子、老子和你们拼了!你们这些败类!”

    牛兄思想简单,一怒就没了方向,也不想想自己直接上去能不能得到便宜,就抱着死也要揍对方一拳的心情,径直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结果,自然是被对方轻易化解,还来个反打,一脚把牛兄给踢开了。

    只听动脚的那家兵冷笑道:“败类?做败类也比做渣渣强,一群渣渣。你说你们一群渣渣要国勋做什么?这么渣,活着有意思么?我要是混成你们这样,我早就自己抹脖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牛兄重重地摔落在地,因为地不平地关系,他还带着向左滚了一圈半。

    “牛兄!”

    公羊兄四人急忙上前,两人将地上的牛兄扶起,另两人挡在了那家兵前。

    也不是所有的家兵都在没事找事,其中一部分是在看戏,这场堪比强抢国勋的事,并不是所有援兵联手干的,而是其中一部分家兵带的头。

    这几个带头闹事的家兵,南宫璃认得,就凭他们那种特有的唇色,基本可以判定带头的这几个都是古家的,多半是古家二线阵营的。

    在确定牛兄没什么大碍后,公羊兄向对方拱了拱手道:“各位,之前我们不是说好了,本次抗蛮所获,我们留一半,你们拿一半?”

    古家为首的那家兵冷哼道:“此一时彼一时,一开始是想给你们留一半,但看看你们这里人的态度,如此不知好歹,哥几个改变主意了,要全部。要命还是要那些所得,你们可以衡量衡量再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这和抢有什么区别?”

    项兄愤道:“我们要把你们的行为上报东皇帝!”

    对方一听,不惧反乐了,“想报就报啊,你说东皇帝为会了你们区区一个呼啸营就和我们古家翻脸么?”

    果然是古家。

    南宫璃心中默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们不要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过分?笑话,我们哪里过分了,一半是我们救援该得的,一半是你们活下来该付的报酬。说来,你们该庆幸自己命贱,要不然的话,光是这么点国勋怎么够?”

    项兄气得咬牙想上,却被一个箭步冲上前的南宫璃给拦下了,“项将军,莫要激动,对方就等着你出手呢,你出手他再出手,他就成了正当防卫了,到时候就算事情闹大了,你也不能完全占理。”

    听离少这么一说,项兄只得强行压了压怒火,正想说什么,就听“啪啪啪”的三声,嚣张至极的古家领头,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藤条给狠狠地连抽了三个大嘴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