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璃对这个所谓的“高人”持怀疑态度,她有种感觉,没准这个“高人”根本不是天穹大陆的人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兵牌总算被掏了出来,公羊兄五人不禁凑上前围观。这一瞅,一个个的瞪大了眼,像是被雷给劈到了一样,立在那儿一动不动,跟雕像似的。

    同他们比起来,南宫璃表情要来得正常得多了。

    “红色就一个?哦,还有个黄色的。蓝色的怎么才三十多个?浅灰色的也不多啊,才二十来个。”

    听着某人的话,公羊兄五人重新有了反应,一个接一个地抽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出战的一共就两个蛮将,都给离少你给杀了好不好?

    难怪啊难怪,还想说蛮部不至于因为来了援兵,就被打得抱头乱窜,原来是人家的两蛮将早早地被杀了啊?

    还有三十多个精英蛮兵,加二十来个蛮兵,五十多号呢!这次出战的蛮人也就一百出头吧?这都占了至少一半,哪里少了啊?

    公羊兄咽了咽口水,好心提醒道:“这兵牌你收好,等你回了分营,第一件事就去军办所把这些蛮灵和凶兽灵都给换了。换了之后,记得和这兵牌做个绑定,这样就不怕心术不正的人想偷你的国勋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将兵牌收起。

    “谢谢公羊将军的提醒,出来有些天了,我心里担心分营的兄弟,客套的话我就不说了,我得走了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微微颔首,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补充道:“等我们这边成功兑换到国勋,你提供的物资,我们会统计后,转给你合理的国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想说不用了,可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在呼啸营待了整整五天,她不敢说对他们了如指掌,但知道他们人穷志不穷,转给她国勋,是他们对自己的一种交代。

    “好,不过不用着急,慢慢来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说完,转身就要离开——

    “公羊将军,要出人命了!您赶紧快去看看吧!”

    一呼啸营巡逻兵连爬带滚地进了主帐,他的出现,令帐内的六人心里轻微一惊。

    南宫璃定睛一看,对方的脸是肿的,鼻孔处有血迹,才干没多久,嘴角处紫得厉害,一看就是被人给下重手揍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公羊兄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是、是那些大家族的家兵,那些人不讲道理,嘴上说只要咱们这次抗蛮所得蛮灵和凶兽灵的一半,结果说话不算话,和我们玩阴的,营里有几个弟兄的所有蛮灵和凶兽灵都给他们拿去了。

    和他们理论几句,他们直接动手,已经被打晕过去两个了,其他兄弟看不下去,上去帮忙,对方就说咱们不敬,故意挑衅,放狠话说我们要不跪下求饶,将国勋双手奉上的话,就要我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牛兄一听,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来报信的傻了傻,急忙转身追上去,“牛副将,你别急着走啊,你知道在哪儿么?我给你带路啊!”

    公羊兄四人也不甘落后,纷纷对离少拱手示意珍重,便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南宫璃犹豫了下,心想自己也没真差这几分几秒的,决定等呼啸营这边消停了再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