谈及国勋,公羊兄立马变了脸,“关于国勋的事,我还想说待我们自己商定后,再找离少你说。既然离少已经在了,那我就直接说了。”

    主帐内的气氛一下子严肃了起来,几人见公羊兄脸色微沉,还没说事,眉头就已皱紧,可见接下来说的关于国勋的事,可能比较棘手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,这一次的对战,若不是他们赶来,我们也没能力打起来。所以,即便是我们的人击杀掉的蛮人,我们也不能获得全部的国勋,必须得转出去一半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他们?

    南宫璃隐约能明白,因为参战的,除了呼啸营的,就只有援兵了。所谓的他们,多半指的就是那些凑来支援的各大家族家兵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

    和预料中一样,最先跳脚的是牛兄,只听他重重地哼了一声,续道:“换他们撑八天试试,他们撑得住么?

    再说了,要不是有我们对那些蛮人的消耗,他们哪能这么容易捞到国勋?简直就是来白捡的。我们不问他们要国勋,已经够客气的,他们倒好,还反过来问我们要?”

    这道理谁都懂,可懂是一回事,利益当前,又是另一回事了?

    要是对方咬定,没有他们来,呼啸营就得全灭,说实话,这话还真不假。

    公羊兄哀叹了口气道:“这些人都是来自大家族,他们会来帮忙,本身就是冲着国勋来的,若是不给,怕是会把咱们呼啸营给闹得天翻地覆。

    兄弟们已经很累了,本来赚的国勋就不多,和他们起冲突,受了伤还不是得自己受着?”

    牛兄不响了,他不是第一天行军,呼啸营也不是第一天不被那些大家族不待见,他能明白公羊兄的无奈和顾虑。

    呼啸营的人都是些出生和能力一般,没背景没钱的穷人,加上经常为了生计问题低卖国勋。为此大家族的那些家兵特别看不起他们,仿佛通过看不起他们,就能抬高自己一样。

    项兄搓了搓额头道:“他们都开口了,我们能怎么办?国勋和兄弟们的命比,当然是命值钱。兄弟们已经都很累了,哪里还有精力和他们折腾国勋的事?

    给就给吧,一半就一半,反正我们也没杀几只,都是他们在抢,连这点国勋都要贪,我还能说什么?”

    该退则退,在这种时候强出头,的确不明智,毕竟这不是个人面子问题,而是整个呼啸营的存亡问题。

    “所以,国勋到底是如何计算的?我要如何看自己赚了多少国勋?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从必须转出去一半国勋的无奈中走了出来,由项兄做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古家送你来的时候,是不是给了你一块兵牌?

    那兵牌是经过特殊加工处理的,只要是你杀死的蛮人,那蛮人的蛮灵就会被你的兵牌吸收,兵牌会计数,根据蛮人厉害的程度不同,蛮灵的颜色也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浅灰色的是蛮兵,最底层的那种,蓝色的也是蛮兵,但是精英兵。黄色和红色都是蛮将,红色比黄色厉害。根据不同级别给出的国勋也不同。凶兽也是一样的道理,会有凶兽灵。”

    这么神奇?东皇国还能有这种技术?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一边摸出自己的兵牌,一边好奇道:“兵牌谁做的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据说是一高人做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