蛮部真的很猛,尽管只出动了两蛮将,但还是以南宫璃意料之外的速度,将呼啸营逼上了新营地。

    好在新营里囤了粮,足够他们撑两天的粮食,他们和蛮部之间开始了死磕,蛮人上不来,他们不下去。

    这样的死磕,一直到一天后才得到转变。

    援兵来了,是真的援兵,目测至少有上千。这只上千的援兵各有各的兵服,如果南宫璃没猜错的话,应该不是皇都来的,很可能是来自各大世家,从斗都那边来的。

    东皇帝果然是个会玩的,选在这种时候,让各大世家手下的家兵出战,既能抗蛮,又给各大世家争夺国勋的机会,还能彰显他的仁德,尽可能减少皇家家兵的损耗。

    只不过,他若是真仁,又哪里会让呼啸营在蛮部这里耗上整整八天?

    八天啊,要不是她来到呼啸营,别说八天了,只怕整个呼啸营在第四天就要挂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上千援兵一来,蛮人大退,又缩回了蛮部之中。

    那些蛮人被呼啸营这么一耗,遇到雄赳赳气昂昂的援兵,自然就乱了分寸。一百不到的蛮兵对上千的家兵,二十打一?能不能赢么?

    这些援兵当真是在捡便宜,享受着呼啸营给他们带来的便利,打着精神状况本就不佳的蛮兵,多打死一个,就是多赚一笔,一个个都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南宫璃心里多少都为呼啸营抱不平,这件事不传出去也就算了,传出去了,不知道会有多少占了便宜的人还在那儿笑话呼啸营的傻呢。

    不过,能活下就是万幸,这种时候,也就没必要太过计较了。

    南宫璃找了一圈,没有找到帝玄冥的身影,找到新营主帐,她打算请辞。

    暂时还没想好去哪里,她心里担心帝玄冥,想着有没有可能先去查下他的消息,却听主帐内传出公羊兄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听说这次的援兵是东皇帝师向东皇帝请的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会是东皇帝师?那为何不见他人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在忙着婚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心中一抖,不由自主地走了进去,“蛮部都还未彻底平定,那东皇帝师怎么就要忙婚事了?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一愣,倒也没有怪罪南宫璃的不请而入。

    公羊兄笑道:“东皇帝师乃能人,他迟迟不婚,就是迟迟不在东皇国落家。蛮部的事,怕是变相地刺激到了东皇帝,让他急不可待给东皇帝师赐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赐了?”

    “毕竟是东皇帝师的婚事,自然还是要选上一选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挑眉冷道:“东皇上下不都在传,东皇帝师和东皇帝最宝贝的怜公主是一对么?怎么还要选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公羊兄想了想,猜测道:“或许选只不过是形式?毕竟,放眼整个东皇,能比得上怜公主的女子也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心中一千一万个不爽,现在放眼整个东皇,不还有个她么?

    “不知,什么样的女子才能参选?”

    南宫璃心思微动,看来,她必须加快进发皇都的节奏了。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不知离少为何对这事如此感兴趣,可念在他对他们有恩,还是认真地思索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皇室的女子必定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重臣的女儿应该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实力强的大家族女子估计也可以参加,反正身份一定要高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微微颔首,拱手道:“我来其实是想向诸位告辞,走前想问一下,抗蛮的国勋是如何结算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