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兄一听,真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让他们来打我们营地?那我们不都得死?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了点五人一开始看中的战地道:“弄个新营地不就行了?”

    新营地?

    “引他们攻打旧营地,让我们的人躲去新营地,再布置一下旧营地,给他们设些关卡,必能又耗掉他们一波人。中毒一波,旧营地耗一波,等他们追到我们新营地,我们就有很大的几率守住新营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不否认这连环计的可行度,但他不得不直指一点,“这么耗下来,不一样还是要死守?要说和之前的区别,大概就是能多守一天半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多个一天半天,我们就能做很多事。那个时候,我们在新营地里养着,而蛮部那边则是内忧外患,心里焦躁难安,还损失了粮食。两边相交,我们又能在原来的基础上多争取个半天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公羊兄问。

    “多弄死一蛮兵,就是多赚取一点国勋,一边赚国勋一边等救援,这不是挺好么?”南宫璃半真半假道。

    牛兄疑道:“离少,之前你不是说了,靠援兵不如靠自己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正色道:“你们是呼啸营的领头人,你们自然要把最糟糕的情况考虑在内,但是对下面,你们绝不能说出不会有援兵这样的话来,没有人能抵住绝望,但只要有一线生机,就不会轻易绝望!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一怔,有种听君一席话胜过十年书的感觉。

    是啊,士气不可溃!

    “我相信会来援兵的。”南宫璃话锋一转道。

    帝玄冥不会不来的,就算东皇帝不派人来,他也一定会来。

    “凡事都该做好二手准备,若有援兵,这场抗蛮战便迎来了终结。如果没有,我们就再劈他径,只是这个‘他径’,还得等我到新营地,根据那儿的情况来定。”

    不知不觉中,南宫璃就拿到了主导权,而这一点,她自己也好,公羊兄五人也好,都没有察觉,大家都在认真地为如何让呼啸营活下去而努力思考。

    最后,南宫璃的想法,经公羊兄五人反复推敲,一致通过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好好休息一番后,整个呼啸营就忙碌了起来。

    有了南宫璃的加入,呼啸营的士气,从低谷重新走向了巅峰。大家上下齐心,这一战,他们不仅为国为民,还为了自己,为了活下去。

    所有的事都在按照计划的轨迹发展,搞突袭的十人小队,由南宫璃亲自带队。

    在她的带领下,十人小队利用传送符,将蛮部的营地搅得鸡飞狗跳。他们崇尚群殴,还都是十个打一个,往死里弄,弄完眉头都不皱下,用传送符就闪人,然后再来一次……

    五名蛮将被彻底激怒了,送了粮,损了兵,还被骗了。这都不算事,人家还嚣张地在你营地里晃荡,十个打一,打得你没脾气。

    本来还在全力抓捕这十人,想要给他们点颜色看看,可那十人就和泥鳅似得,根本就逮不住啊!

    逮不住怎么办?忍无可忍,那就只有直接打去营地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