河?河怎么了?

    牛兄傻眼了,顿了下,抬头看向项兄。

    项兄接收到他的目光,眨了下眼,脑里也是一片茫然,刚想说你看着我作甚,结果余光一扫。

    乖乖,怎么都在他啊?话又不是他放的。

    尴尬地挠了下脸,项兄看向离少道:“还请离少给咱们细说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也没想卖关子,指着战地图道:“根据我来前时所获消息,这个点,这个点附近应该是蛮部扎营的地方。蛮部为什么要扎营在这里?你们可有想过?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仔细看了看,就听牛兄道:“距离我们这边近,发起进攻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按照牛兄的说法,是不是这个点更近,更方便呢?”

    南宫璃说着,移动到了蛮部扎营点的左上方,又道:“这里不但更近,还能直接从后方展开攻击。我虽没有带兵打过仗,但我想,从背后袭敌,应该更有利吧?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不禁点头,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“那么这个明明最有利的点,蛮部为何不选?反而选了现在这个点?我不知道蛮部先前是从哪个地方出发的,但就战地图来看,你们没有发现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么?你们看这个是什么?”

    项兄凑上前仔细看了下,“这是一座山,说不上高,但也不矮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由南往北,这座山并不是一定需要经过的,可经过和不经过间的差距却很大。

    你们看这是不经过的路线,而这是经过的路线,前一条路更简单,后一条路还得爬山,但是如果走前一条路的话,到达的是这个点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说着,分别把两条路线都给比划了下,“看出区别了么?”

    项兄不愧是五人中的军师,双眼发亮道:“是这条河。如果选择前者,就遇不到这条河,因为这河在山的另一侧,前一条路线虽平坦,但却很难取水,后一条路开始难,之后取水很容易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满意地点点头,“没错,就是这个道理,蛮部之所以选择后者,在我看来,他们是不想今后取水还得翻半边山,由此可见,他们对水有需求。回到我一开始说的,我们在上,他们在下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微微皱眉,“离少的意思是,我们对水下毒?”

    牛兄一愣,忙摇头道:“这样不好吧?”

    南宫璃忙反问道:“兵不厌诈,哪里不好了?”

    “这…下毒这种事,我说不上来,总觉得不好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摇头道:“牛兄,我们毒的是蛮人,蛮人杀我们同胞的时候,可有想过不好?你举刀对向他们的时候,你有觉得不好?

    或许你想说,你希望能够正正当当地赢。可对待不同的人事物,该有不一样的方式,死守着所谓的正当,然后看着自己兄弟一个个死去,这就是你所谓的正当了?”

    牛兄没说话,不过他的神情已经表露出了他眼下的情绪,他把那些话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赞成离少,我们可以先下毒消耗他们一波再说。”

    项兄第一个举手同意,接着,剩下的四只手也都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下的毒,保管只对那些蛮人起效。不过就凭在河里下毒,还不足以让我们反败为胜,我们还得有后招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