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羊兄五人点点头,就听离少续道:“如果诸位不建议的话,不知我可否参与一起商讨?”

    牛兄双眉一挑,“离少对这布战还有研究?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布战啊?我虽然没什么研究,不过我可以帮着一起想想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面面相觑,他们在这方面算是行家了,这种事懂的和不懂之间的差距很大。

    不懂的人的想法,很多时候就是天马行空,不能落实到实战上,所以对于离少想要参与商讨这事,五人是觉得没什么必要的。

    五人中,肤色最白,同时算是呼啸营主军师的项兄淡笑道:“时候不早了,有我们五人就够了,离少你不如早些休息把?明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,趁着蛮部那边还算安分,你该好好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看了他一眼,随后扫了余下四人一眼,会意道:“诸位是担心我出谋不成,反帮倒忙吧?”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表情微妙,都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南宫璃却不在意,毕竟整个呼啸营的生死就捏在这五人的一念之间,他们这般认真,也是对手下这些兄弟负责。

    指了指牛兄食指正点着的一块地道:“你们想将战地设在这里?现在是蛮部的人在主动向我们发起进攻?”

    牛兄呆呆地点了下头,其余几人也露出了惊讶之色,没想到离少的判断这么快、这么准。

    “这地是个好地方,是块易守难攻的地。不过,你们可有想过,蛮人也是有脑子的吧?就算一开始,他们没发现这块地的情况,在攻打后,必然会知情。到那个时候,请问你们除了采取守,还能干什么?”

    项兄不认同道:“我们现在的情况,也就只能守了。”

    “守到什么时候?等援兵?还是守到活活饿死?”

    南宫璃指了指牛兄所指处的前后道:“我要是蛮人,我干脆不攻,扎营守在前面,你们要是赶出来,我就杀,不敢我就等,不出三天,都不需要我干什么,你们呼啸营怕是一大半都得撑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叹气道:“你说的这个,我们也知道,正是因为这样,我们才犹豫不决到现在。

    可是,我们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剩下的兄弟根本没办法和蛮部正面打,就算我们不愿意,为了能活下去,我们还是得后撤,撤到这里是不可避免的事,也是我们的最后底线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公羊兄所说的是实情,可是为什么一定要采用正面打呢?还有,守就不能攻了么?

    “你们看这里,我们在这里,据我来前探查到的,蛮部是在这里扎的营。

    根据地图来看,我们所处地势比他们高,我们在上,他们在下。他们若是强攻,我们的撤退路线必定是这条,也的确会最终撤到这里。

    问题是,我们为何只做单纯的撤退?还有,我们一定要正面打么?对战,其实从现在就可以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项兄听出了点玄机,却还领悟不到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了点战地图。

    五人认真一瞅,牛兄不以为然道:“不就是条河么?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它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