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璃手上没有食物引诱凶兽,但她可是在训练围场打转过的,她有发现这些凶兽对幻灵界的灵草的气味很是喜爱,如果以灵草为诱的话,这事多半能成。

    她命影末前去捕几头凶兽,自己则留下细心布置了起来。

    未免药效不足导致的诱捕失败,南宫璃一点都没省药,一株灵草上洒了整整一颗麻药的量,只要收得勤快,多半是没问题的。

    就算部分凶兽比较厉害,提早醒过来,但未必能同步恢复行动能力,届时想要将其刺杀还是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待南宫璃布置得差不多后,影末左右两手各拎了三头凶兽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运气不错,总共六头,都给猎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看了看影末手上那六头似狗非狗的无尾凶兽,点头道:“时候也不早了,先补一顿再说,明早再让人来这里看看有没有自动上门的。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凶兽还活着的时候,身上会有犹如死气一般的力量流动,不过一旦死亡,那股力量就会消散,它们就会成为一头不知名的普通野兽。凶兽死后的肉很补,因为它们比一般的野兽要来得强壮多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说不知名,那是因为南宫璃目前还无法辨识凶兽。

    她有思考过这个问题,觉得可能是因为凶兽的存在没有被天穹大陆的人广为传播,所以对于天穹大陆来说,凶兽的不确定高于召唤兽,超出天穹大陆认知范围内的东西,以诸神系统现在的能力,还无法识别清晰。

    将六头凶兽带回,借了呼啸营的地,迅速处理完六头凶兽,南宫璃考虑到伤兵不易食烤肉,借来两口大锅,先取了两头凶兽,一头炖一锅,配上一些药性温和的药草合着一起炖了汤。

    第一锅出锅后,南宫璃找来一巡逻兵,让他带去了二等伤兵那儿,第二锅则是送去了三等伤兵那儿。

    伤兵需要多补,给的量比较充足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锅则是直接唤来了营内值夜的皇家家兵,让大家给分干净了。

    最后两锅,南宫璃让巡逻兵帮着,分别送往了主帐和随军药师休息的帐篷,以及一些闭目养神,随时准备轮岗的其他皇家家兵。

    做完这件事,她先去了随军药师休息的帐篷,从他们那里拿到了目前呼啸营急缺的一些药草明细,便匆匆离开,摇身一晃,进了小领土。

    她特地在新增土地上划了块给呼啸营应急种药草用的地,召集小墨一行,帮忙将明细上的药草给种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种下去的药草生长期间,她出了小领土,见主帐还未熄灯火,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主帐内,公羊兄五人早将送来的补汤给喝干净了。多亏了补汤,让他们疲惫不已的身心得到了治愈,这才能继续挑灯夜思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晚了,几位怎么还不休息?”

    南宫璃的突然到访,把五人给吓了一跳,他们没想到都这么晚了,离少他还没有休息。

    “多亏了离少送来的补汤,我们才能有精神继续商议接下来的作战。我们都听说了,你又是提供药草给伤兵治疗,又是连夜熬汤给大家伙进补,我们呼啸营欠你的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丝毫没把公羊兄的话放心上,她来可不是邀功的,凑上前一看,她眯了眯眼道:“这是战地图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