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样下去可不是个办法,撇开伤员不说,虎啸营里的其他人也是需要进补的。

    物资各种跟不上,还没迎来下一次开战,怕是就要被内耗得丧失斗志了。带着这样的一批人去对战,还一点优势都没有,怎么可能打得赢?

    “蛮部这里有没有野生的凶兽?”

    两名随军药师对视了一眼,其中一人有点不确定道:“应该有吧?毕竟蛮部存在挺久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又道:“目前紧缺的是哪些药草?”

    “这个,一下子我们也说不上来,需要所有药师坐一起相互交流下才能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下各位,等一二等伤兵全稳定了,开个紧急小会,盘下有的药草,缺什么缺多少,都列张单子出来给我,我尽力想办法弄。”

    那两名随军药师一听,忙激动道:“不辛苦,离少放心,我们待会儿就把单子给列出来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不知道离少有什么办法改变现状,但就凭他救得活蔡副将,他们潜意识里觉得,他绝对不是那种放空话的人,就算没有办法补足所有需求量大的药草,至少多少也能补点。

    见他们并不排斥,南宫璃也就放心了,本来还担心他们觉得自己是在没事找事。现在看来,救下蔡副将的事为她在虎啸营里行事打下了很不错的基础。

    最后查看了下一等伤兵医用帐里的情况,这些一等伤兵,不是缺胳膊断腿,就是伤了脑昏迷不醒,人数倒不多,总共就十多个人。

    说得不好听点,都是些没死干净的,挣扎着要活下去的,虎啸营这边念着兄弟情义,不想放弃的人。

    十多个人就占去了八名随军药师,由此可见,虎啸营是个极为重情重义的地方。这要换成古家、田家那种货色,这十多人怕是没死全,他们都会补他们一刀吧?

    看着面前那一一照应的场景,南宫璃很是欣慰,人间有真情。

    南宫璃大致看了圈,一等伤兵这边暂时没什么需要她帮忙的地方。想了想虎啸营的情况,她出了医用帐,唤出影末,带起一阵凉风,消失在了夜色之中。

    影鸟一族可夜视,南宫璃不打算离得太远,就在呼啸营附近转悠了一圈,在影末的协助下,落在了呼啸营东边的一处凹地边。

    影末化出人形,指了指前方道:“前面有凶兽的气息,不是很强大,约莫五六头的样子,应该是陆行凶兽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视线停在凹着的坑上,思索片刻道:“影末,你觉不觉得这坑只要稍加改造,还挺适合用来做陷阱的?”

    陷阱?

    影末朝着那凹地看了眼,“主人想用这块凹地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呼啸营上下都需要进补,我的时间有限,总不能一直外出捕猎凶兽吧?倒不如来个守株待兔?”

    影末微微皱眉,“主人想吃兔子肉?”

    “呃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意思就是,我们可以在这个凹地里动点手脚,用食物来引附近的凶兽上钩,然后在食物上加点我炼制的麻药粉,这样只要按时找人来收一下,有了就是赚了,不够再想办法捕猎,如何?”

    影末愣了好一会儿,这才悠悠地醒了神。

    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一个道理,什么叫做智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