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等伤兵只有二十来人,对于接下来的抗蛮战而言,可谓杯水车薪。

    好在,南宫璃习惯了站在弱势的一方,人数不得优势,那就只能斗智斗勇了,总不能等死吧?

    三等伤兵的伤都是外伤,而非内伤,只要服用她提供的药草休息一夜后,第二天基本就没事了,再养个半天的,差不多就能重新参战了。

    南宫璃向最后一名三等伤兵解释完了给出药草的服用方式后,打算去隔壁医用帐看看二等伤兵的情况,却被二十多三等伤兵给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离少,你给的这些药草不是咱们虎啸营的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好多药草,咱们见都没见到过,这些肯定不是咱们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是不是你自己的,那我们不能白拿啊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有小领土在手,给出这点药草,当真是一点都不肉痛。这对她来说,也是一种投资,还是无本投资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们现在同舟共济,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之物,只有活下去才是最主要的。你们能好起来,就能参战,我们虎啸营就能多一分生的希望,你们无需有负担,给你们的药草只管用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多人相互看了看,一人忽然提议道:“要不然,我们拿国勋和你换吧?”

    这提议很快得到了众人的支持,但被南宫璃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真要换的话,就你们手上现有的那点国勋,怕是换我给出药草的一片叶子都不够。我可能说得太过直接了,可是实情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话落,二十余人纷纷低头垂眸。

    “你们若是真想拿国勋来换,也行,给你们的药草就当做是我赊账给你们的,待虎啸营成功逼退蛮部,等到那个时候,你们身上的国勋肯定不少,到时候你们再付我国勋好了。”

    二十余人一听,纵使知道逼退蛮部这件事哪可能像嘴上说得这般简单?但还是一个个重新振奋了起来,“离少说得不错,逼退蛮兵,再给国勋!”

    离开三等伤兵医用帐,南宫璃马不停蹄地跑去二等伤兵医用帐查看,这里留守了两名随军药师,虎啸营内一共有十名随军药师,余下的八名全留守在了一等伤兵医用帐内。

    二等伤兵都是些肢体齐全,但内伤比较严重的。内伤没外伤好得快,大约八十多的二等伤兵,从养伤到恢复,伤得轻的至少要两天左右,伤得重些的一周的时间打底。

    南宫璃查看了一圈,八十多名二等伤兵现在的情况都还算稳定,她向两名留守随军药师询问了这些二等伤兵的后期养伤计划,惹来了那两名留守随军药师的苦笑。

    “能稳住现有的伤情就不错了,接下来就只能靠他们自身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狐疑道:“没有后续治疗了?”

    “药草跟不上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营养方面呢?”

    “哎,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,蛮部这个破地方,种不了东西,也没东西可采的,外出危险又大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,我们几乎不外出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蹙眉深思了会儿,后续治疗的药草不够,她可以提供,虽然量是大了些,但她还是有办法的。可是营养跟不上,这怎么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