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看了其余四人一眼,像是在无声地征询他们的想法,四人心里都想留下这位小兄弟,不说别的,就说他的医术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牛兄叹气道:“离少,我们的情况,你知道多少,说来听听?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将自己理解的现下呼啸营的处境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边听边点头,说得一点都没错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皇都可能派援兵给我们么?”公羊兄问道。

    南宫璃正色道:“听闻这次的抗蛮战比之前持续的时间都要来得久,如果皇都会派援兵来,就算援兵现在还没到,这个消息也该到了。

    可是没有,呼啸营并没有收到任何从皇都来的消息。其实,我认为会不会有援兵来,这对呼啸营来说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?为何?”

    “因为呼啸营想要活下去,还得靠自己。我相信各位心里早就有底了,怕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,既然如此,援兵若能来,自然是好事,若来不了,也没有什么好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的确如此。

    公羊兄淡笑道:“本以为你是因为年纪轻,怀着一腔热血,才想要留在呼啸营。听你说了这么多,你并不像是那种有勇无谋的人,那你留在呼啸营,图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参加抗蛮战,赚取国勋,靠自己的实力,往上爬。”

    牛兄忍不住插嘴道:“为了国勋,你不要命了?没命怎么往上爬?”

    南宫璃反问道:“像我这样没有背景的人,我倒是想问问,除了用自己的血肉为自己开路外,还有什么法子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依附那些大家族,就单你那医术,绝对会有人收下你的。”

    其余几人难得认同牛兄的话,附和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收下我,那我的兄弟们呢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所谓的大家族,进去了就一生无忧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,没有人能回答,或者该说根本不需要回答。

    入了大家族,就要为大家族卖命,就没了自主权,上头说什么,你就干什么。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正是因为不想掺合大家族间的明争暗斗,才会相聚在呼啸营,直接为皇家出力,对抗外敌。

    好男儿志在四方,岂能局限于家族?

    公羊兄五人心里自然也是想南宫璃留下的,说那么多,就是不想因为他们的私心,说些好听的假话将他留下。现在看来,是他们想多了。

    “好,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们呼啸营的一员。你若能同我们共度难关,将来需要我呼啸营帮忙,我等自会帮到底。”

    有福同享简单,有难同当难上难。

    南宫璃顺利留在了呼啸营,成为了呼啸营的一员。

    确定留下后的第一件事,她赶去了医用帐,主动了解了呼啸营伤员的情况。

    由于她治好蔡副将的事被广为疯传,所以医用帐那边的皇家家兵和五人小队的随军药师都对她态度极好,几乎是她说什么,他们就积极响应什么。

    随军药师小队,在南宫璃的指导下,对医用帐内的伤兵,做了更为细致的区分,伤兵被分为三等,凡第三等的伤兵,南宫璃都拿出了足以让他们一晚上就能恢复无碍的药草,一二等则是被判定为暂时无法继续参加抗蛮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