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是被凶兽伤的?”

    三位随军药师纷纷一愣,他们根本无法判断是被什么伤的,为何这年轻人一开口就指向凶兽?

    “用止血药草来治疗他这伤是铁定行不通的,他这伤有毒,伤口表面的毒促使血流不止,不把这个毒给解了,止血药草用下去治标不治本,自然就止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毒?什么毒?

    南宫璃取出多个小药瓶,先是喂了蔡副将入口就化的麻药,喂的就是给帝玄冥的那个,连帝玄冥都抵抗不了,蔡副将更不可能抵抗了。

    用幻灵界的灵草制作出来的麻药和一般的麻药不同,不但不会对神经产生什么影响,也就是副作用,还能够起到宁神的效果。

    蔡副将在吞入麻药的那一瞬,就松开了紧皱的眉头,面容安详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紧接着,南宫璃在剩下的四个小药瓶里选了下,取出了其中的两瓶。一瓶是之前为了给蔡泽解毒研制而出的解毒丹,一瓶是子玉长老为了那些活死人配置而出的改良版解毒丹。

    她分别各取了一颗,碾碎成粉,洒在了蔡副将腹部的伤口上。

    神奇的一幕发生了,丹药粉下去后,竟然传出“滋”的一声,随后伤口上方冒出了几缕黑烟。

    见有成效,南宫璃加大了用量,各耗费了两颗,上了总计四颗量的丹药粉。

    待丹药粉被彻底吸收后,她取出小刀,使用火元素之力烤了下刀口,小心翼翼地刮掉了伤口最上一层的烂肉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第一次刮烂肉,一气呵成。

    做完这步,终于到了上止血药的时候了,她想了想了,考虑到蔡副将上了年纪,自身的自愈能力可能比较弱,她毫不心疼地给他用了由灵草炼制而成的止血丹,取了两颗碾成粉外敷,一颗放入了他嘴里内服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她将小药瓶和工具收好,起身看向为首的随军药师道:“接下来包扎就交给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从南宫璃诊断,到出手治疗,再到现在收工,全场寂静无声,几人眼里除了惊叹还是惊叹。

    三名随军药师心里有太多太多的疑问,不过眼下,查看蔡副将的情况是最重要,三人分工明确,帮忙包扎的包扎,把脉的把脉,探气的探气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蔡副将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神了,真神了!”

    “现在蔡副将就是气血亏损,养一阵子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从危在旦夕到安然无恙,众人的心情也跟着一上一下,仿若做梦。

    “治好了?小子,你治好了老蔡?”

    牛兄上前,边说边激动地往南宫璃肩膀上拍去。

    南宫璃挨了他一掌,抽了抽嘴角,念在他是欣喜过度,就不和他计较了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身上刚好带足了药。蔡副将需要静养,这里有随军药师看着就行了,公羊将军,我们还是回主帐吧?”

    公羊兄点了下头,领着几人返回了主帐。

    南宫璃当着五人的面治好了蔡副将,五人再想起方才的谈话,多多少少都生出了私心。

    “小兄弟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“叫我离少就好。”

    公羊兄微微颔首,“离少,你想留在我们呼啸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