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句话是怎么说的?家家有本难念的经?

    她把这话稍稍改改,放在这事上,就是国国有本难念的经。

    本以为东皇国第一大国,国强,资源多,在这里的人绝对不会因为几个钱而举步难行。现在到了呼啸营,她才醒悟,无论到哪里,永远都少不了弱势群体,呼啸营就是一个。

    南宫璃正这么想着,耳边突然传来牛兄的大叫声,“老蔡?老蔡!老蔡,你撑住啊!你忘了么?咱们几个说好的,不求同生,但求同死啊,你给我撑住,听到没?”

    随着牛兄一声吼,帐篷内全乱了。

    “赌一赌吧,总比什么都不做强!“

    “还有多少止血药草?不然、不然都用了?”

    “不行啊,蛮部这里是什么情况,你们又不是不知道,这里的地都种不了药草,更没有野生的药草可以采集,如果都用了,那之后的伤兵要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南宫璃踮脚左右一通瞅,小小的帐篷内,人头攒动,她什么都看不清,心急之下,拉了拉边上的那巡逻兵道:“现在是什么情况?蔡副将怎么样了?随军药师在治疗了么?”

    那巡逻兵伸长着脖子,也顾不上自己布甲都被扯歪了,焦急道:“太可怕了,蔡副将的伤口太可怕了,就像是腹部上有个在不断扩大的窟窿一样。

    蔡副将好像快撑不住了,他脸色惨白,一点血色都没有。三位随军药师束手无策,正急得团团转呢!”

    南宫璃松开那巡逻兵,心道:人命关天,救人要紧,顾不得想太多了!像这样的为国为民的人,自己怎么能见死不救?

    “让开!”

    南宫璃大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惜,她这一叫压根就压不下里头的躁动,她又叫了一声,依然没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她急了,开口直接爆粗道:“特么的,还想不想救人了?想救人的给老子让开,让开听到没?都聋了么?”

    帐篷内众人:……

    南宫璃瞪着美眸,喘着粗气,强行突破,自己为自己开了条道。

    三名随军药师第一次见南宫璃,见她向着蔡副将走去,下意识地挡在了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乱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公羊将军,就算这小兄弟是好意,可现在蔡副将已经受不住任何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若是时间允许的话,看在跟前三位随军药师都上了年纪的份上,本着尊老,她也会好好和他们解释一番。

    但是,现在还有时间解释么?

    “我知道三位在想什么,是不是觉得我年纪轻轻,在你们都没办法的情况下,还妄想插手?觉得我是在没事找事,刷存在感?

    人外有人,楼外有楼,江山辈有才人出。三位无能为力,不代表我也一样。事已至此,你们拦下我,真的有必要么?”

    为首的随军药师还想说什么,结果被南宫璃一把推开,“我话撂在这里,你们要是觉得我是故意跑出来草菅人命的,等蔡副将离世,你们再收拾我也不迟吧?你们这么多人在,还怕我跑了?”

    语毕,南宫璃上前查看起了蔡副将的伤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