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多个?

    五人受惊了,就连五人中向来最淡定的公羊兄,也毫无防备地被惊到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古家的家兵啊!古家家兵的实力普遍为中上水准,他们呼啸营的虽不服古家,看不惯古家的行为,但是他们不得不承认,古家的实力很强,古家家兵的实力也很强。

    “你这胆子还真是够大啊?你倒是说说,你为什么要杀古家十多个家兵?”

    牛兄一改先前看不起南宫璃的模样,摆出了一副虚心听讲的样子来。

    南宫璃不觉得这有什么好隐瞒的,所以很大方地就将新兵大会的事说了下。

    “古家的人真是到了哪里都嚣张,听你这么说,我等更不能害你了。现在的战况对我们非常不利,而且皇都那边还没有派援兵来的消息,我们呼啸营只怕是撑不住多久了。”牛兄感叹道。

    公羊兄点点头道:“牛兄说得都是实情,你小小年纪,不畏奸邪,实属难得。你若得以培养,将来必成大器。你既然入了我呼啸营,也算是与我等有缘,我等可以联名上书,保荐你前往斗都学习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这位被称呼为公羊兄的一看就是这五人中的领头人,他这么一建议,其余四人忙附和表示愿意出一份力量。

    南宫璃的心里还是有些感动的,只是一面之缘,几句话的时间,这五人就愿意为自己保荐。想来,这就是所谓的英雄相惜吧?

    不过——

    “谢谢你们的好意,等抗蛮战结束,我便回分营继续修炼。我相信,通过抗蛮战,我必能有不错的收获。等我赚取了足够多的国勋,想从分营晋升去斗都,应该不是难事。”

    牛兄是个急性子,听南宫璃这么说,觉得她是不知好歹,把事情想得太简单,干脆扔了狠话道:“就和你直说了吧,皇都不派人来,我们这里的都得死,你今夜要是不走,等到明天,你想走都走不了了!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南宫璃淡笑道:“恕我斗胆问一句,既然这样,那你们为何不走呢?”

    牛兄不假思索道:“我们呼啸营的责任就是压制蛮部,我们要是不顶在这里,那些蛮人没了牵制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好!你们呼啸营是责任在身,我虽没有这份责任,但我懂得唇亡齿寒的道理,我有的行军之道。今夜我可以走,可我这一走,我的道就会受阻,以后难成大事。”

    五人呆住了,还是头一回听人说什么行军之道,关键说出这种话来的,竟然是比他们小了不知道多少岁的一小伙子。

    五人沉默了,在这一瞬,竟然有些迷茫,不知道留下他是对的,还是错的,是帮他,还是害他。

    两边陷入僵局,大帐篷外,突然跑进一巡逻兵急道:“公羊主将,不好了,蔡副将他,他要不行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大帐篷内五人一听,丢下南宫璃,一个个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蔡副将?

    南宫璃微微蹙眉,随即转身也跟着冲了出去。这个蔡副将该不会和蔡泽有什么关系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