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娘腔?

    南宫璃低头看了看自己,她这模样怎么就娘娘腔了?不过,她看着是挺白挺嫩挺文气的。

    好吧,被认作是娘娘腔,总比是个女的强,这个可以忍。

    南宫璃调整好情绪,重新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她是释怀了,可别人没有。尤其是那个高喊她是娘娘腔的,走近了她些,对着她一通指,“你们看看,这头发,这头发一看就是没吃过苦的,不然可以这么柔顺黑亮?

    还有,这腰身,我的天,推一把好像就要断了一样。再看看这小胳膊小腿的,肩不能抗,手不能提,留在我们这里做什么?多个陪死的?”

    这人越说越火,要是能来个特效加持,怕是都眼睛着火,鼻子冒烟了。

    离得他最近的,看着比他白一点的中年男子摇头笑道:“牛兄,你这可说错了。我瞧着古家送这人来,陪死是假,要他死是真。古家的家兵,你又不是没见过,你觉着这个是古家的么?”

    牛兄紧皱的眉头稍稍一松,再定睛瞅了瞅南宫璃,哀叹道:“这位白面小弟,你这是哪里惹了古家不成?古家非得把你送来我们这儿送死?”

    牛兄说罢,转向正中间的一方脸中年男子道:“公羊兄,我看这小子年纪不大,留着也无用,不如放他一条生路?古家人造的孽还少么?

    这小子既然是得罪了古家的人,应该就不是什么恶人,我们呼啸营的向来不残害忠良,今天要是收下了他,岂不是如了古家的意?”

    其余三名中年男子纷纷点头,觉得牛兄这话倒是中听。多死一个能扭转战局么?如果不能,又何必要多拉一个呢?本来他们呼啸营就和古家不对盘。

    公羊兄没有马上表态,而是向着南宫璃道:“说说吧,古家怎么会把你送来这里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“古家说抗蛮战需要人手增援,说你们这边要搞突袭,所以就将我连夜送来。”

    “突袭?”

    牛兄冷哼一声道:“就我们现在这样,那些蛮人不来犯,再多给我们些时间修养,我们就该谢天谢地了,哪里还可能去突袭?满口谎话!”

    听南宫璃这么一说,几人看她的表情出现了些转变,多了些同情。

    公羊兄顿了顿,继续问道:“为什么不送别人,而是要送你?你该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杀了古家的人。”

    其余四人一听,来了些兴趣,一个个追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杀了古家的家仆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不是,区区家仆不至于,你是不是杀了古家的谋士?他们古家的谋士各个喜欢寻花问柳,名声差,又容易结仇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古家那么多谋士,死一个根本没事。是不是杀了古家某些人心爱的家妾什么的?那些女人就喜欢没事找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继续摇头,“不是,我杀了古家的家兵。”

    古家的家兵?

    五人的表情又发生了细微的变化。

    牛兄摸了摸下巴,重新打量起了南宫璃,“你说的应该是分营的家兵吧,就你这穿着,不像是斗都那儿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就因为杀了一个古家分营三线的家兵?这古家脾气还真大啊,不过小子,看样子你有点能耐啊!”

    南宫璃还是摇头,“不是一个,大概十多个。”

    五人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