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玄冥怎么可能乖乖离开?他正要给卫三用心神传话,突然被南宫璃双手环住了后颈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就被软软的唇给堵上了嘴,一个不留神,有什么东西进了他的嘴,他心惊之余,想着天穹大陆里还没什么东西能够对自己造成不利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才冒泡,他就觉得双腿发软,整个人都变得无力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璃缓缓抽身,“不要担心,只是给你喂了颗麻药,这麻药不是天穹大陆里的药草制成的,是幻灵界的灵草制成的,对身体没有任何害处,你回去后睡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璃儿,你……”

    帝玄冥还想说什么,可他的意识已经模糊了。

    “卫三,带他走,确定安全后,或是有其他暗卫回来了,你再来找我。我这边有影末在,就算打不过,逃命绝对没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卫三走过来将自家主子架起,想了想,忍不住叮嘱道:“南宫小姐,你可千万要小心,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,主子非得奔溃。”

    本来,他想说,主子非得要了自己的命。后来想了想,还有比这更恐怖的,主子会疯,会奔溃!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又道:“你放心,我会小心的。对了,让东皇帝派援兵的事,我是说真的,等玄冥醒来,你记得提醒他。

    还有,让他别光明正大的来找我,用不了多久,我会光明正大地站在他面前的。”

    卫三点点头,女主子说别光明正大,那就是要偷偷摸摸,他会记着提醒主子,偷偷摸摸地去找女主子的!

    待确定卫三带着帝玄冥远离后,南宫璃放出一只信子鸟,一边继续向前前行,一边靠共享信子鸟的视角,不断更正方向。

    终于,一炷香后,她找到了东皇皇家家兵的营地,守营的是两名受了轻伤的皇家家兵,营内可见有人拿着火把在一圈圈巡逻,大部分的帐篷都熄了灯火,只有正中处的大帐篷内灯火通明,隐约可以看到有人影在内晃动。

    南宫璃走向看守的两皇家家兵说明了来意,其中一人唤来了一巡逻的,对上做了请示后,那巡逻的这才带她进了营地,入了正中处的大帐篷。

    南宫璃还没踏入那大帐篷,就听见里头传来一道粗声粗气的男声,“没想到,古家居然会派人来支援?他古家不是巴不得我们呼啸营的人赶紧早点死绝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脚下一顿,听这话,看样子扎营在这里的是呼啸营,而古家和这个呼啸营是不对盘的?古家真是好算计啊,是担心自己上了前线,还死不掉么?居然还特意以古家之名,将自己给送来这里。

    只是,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了,下一秒那名带路的巡逻皇家家兵就将她引入了大帐篷。

    大帐篷内,有五名身穿皇家盔甲的中年男子围在一木桌边,木桌上放着的多半是战地地形图,五人年龄普遍不小,在见到南宫璃后,先是一愣,随即各有各的神情,有诧异,有不满,有怒发冲冠。

    只听其中一人重重地拍向木桌,怒道:“古家这是什么意思?派个娘娘腔来?是想气死我们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