帝玄冥心里暗暗骂了声“该死”,解释道:“我和东皇怜什么都没有,要有什么早就有,你该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唉叹一口气,她当然明白,只不过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东皇怜看不起我的身份,她觉得我配不上你,所以我要亲自证明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需要证明什么,你在我心里是无可替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玄冥,我相信你,可你也该了解我,我不想只做一个站在你身后的女人,我不想只一味地寻求你的保护。没有谁是一直坚强的,我们之间的关系,是彼此需要才对,而不是一方一味地索求。”

    帝玄冥怔怔地看着她,他想他之所以会被她吸引,会喜欢上她,正是因为她的与众不同。

    她不畏险恶,有自己的想法,不像某些女人只知道顺从。她最特别的地方,就是对待他,她居然会想着挡在他的面前,想着保护自己,为自己分担。

    是的,他了解她,知道她不是一般的女子,知道她就算没有自己,一样能够好好的,所以在留下卫三后,他放心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然而,他的心,其实一直没有走远,一直都徘徊在那一天。直到现在,他才有种活过来的感觉,他感觉到了希望,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我支持你,你想做什么就去做,你解决不了的时候,有我。”

    帝玄冥说着,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。

    南宫璃拍开他的手,哼哼道:“不要把我想得那么脆弱,给我一点时间,我就能和你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帝玄冥笑了,他和她之间,他早就落了下风。

    两人寻了块较为隐蔽的地方,做了最简洁的沟通。

    帝玄冥在得知她去了分营后,差点就把卫三给活活瞪死了。

    卫三顶着颗似乎分分秒秒会搬家的脑袋,除了傻笑,还是傻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不会也是来赚国勋的吧?”

    帝玄冥摇头道:“你知道蛮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蛮部是不该存在在天穹大陆的,他们实际上是从上面四方界下来的。他们是魔人,在四方界中和那边的四大势力对立,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,为的是同一个目标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双眼微眯,“为了圣女丹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如果传言属实,如果我就是所谓的圣女,那么就根本不存在圣女丹。不是只有真的成为圣女,体内才可能有圣女丹么?”

    帝玄冥默了会儿道:“的确,那么就两种可能,传言不完全属实,之所以说有圣女丹就是为了找出圣女。还有一种,天穹大陆里不单单只有一位圣女。

    只是,第一种的可能性远远大于第二种,因为天穹大陆如果真有两名圣女,这里的某些限制会被打破,位面压制也就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的神情变得越加严肃了起来,“如果说是第一种可能,那么传出这个消息的人,目的根本不是圣女丹,而是…我?”

    帝玄冥点点头,“蛮部,也就是魔人,他们是神魔双域魔族在四方界培养的走狗,我担心这次蛮部的躁动有别的原因,我怕会牵连到你,所以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鼓了鼓腮,“所以你是真的傻,担心我,就留在我身边,永远陪着我,这不是最简单的办法么?”

    “永远么?”帝玄冥苦笑道。

    看着他嘴角挂着的那抹无奈的笑,她的心莫名一疼。

    “玄冥,我觉得,或许圣女所在的神魔双域会有治愈你的办法,一定有圣女丹以外的东西能救你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