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说什么?

    帝玄冥忽然瞪大了眼,她说西岳突袭耀辉?她说到了九死一生?

    “帝玄冥,你是聋了还是哑巴了?你……”

    不及南宫璃说完,她双肩忽地一重,被人紧紧地按住了,“你说什么?西岳突袭耀辉?什么时候的事?九死一生,你伤到了?”

    南宫璃本来火大极了,可听到他这么急切的声音后,火气渐消,“你不知道?你装的吧?”

    装?他需要装么?

    帝玄冥急了,“我装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以你的身份,加上手下这么多优秀的暗卫,只要你有心,什么消息打探不到?更何况,西岳突袭耀辉的时间,就是在你离开后不久,你是知道了当作不知道吧?何必呢?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?我是刻意不去打探你的消息,我把卫三留给了你,以他的本事定能保你平安,所以我就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帝玄冥这才意识到,自己这是被套话了。

    当真是遇上和她相关的事,心急如焚下,什么都顾忌不到了。

    南宫璃微笑着伸手抚上他的脸,“帝玄冥,你是不是傻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远离我,就是对我好?我已经知道了,你离开我的理由。”

    帝玄冥长睫微颤,心跳加速,动了动唇,“你都知道了?那你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又不是圣女,和你在一起,伤不了你,你怕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我会伤到你!”

    “是么?那又如何?反正你也没信心一定能活下去,最多就是我们一起离开这个世界,也好过悔恨终身。更何况,你未必没有一线生机啊。”

    帝玄冥拧着眉,垂眸低声道:“这样对你不公平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鼓着腮,故作生气地捏了下他的臂膀,“我要公平做什么?我要你啊!这么简单的道理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帝玄冥,我喜欢你,我不允许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,你是我的!”

    那句“我要你啊”冲击太大,帝玄冥只觉得脑袋顿时一片空白,什么也思考不了。他一把抱紧怀里的人,低头就吻了上去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什么都不愿去想,家仇也好,生死也罢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,就是一个男人,一个想要更多地去碰触自己心爱女人的男人。

    多么希望,他的世界能像此刻一样简单,只有着想对她的好,只有一个生死不离的她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卫三两眼朝天,虽然他知道主人和女主人分开太久,是需要点时间温存,可这里是蛮部啊,在这里温存真的不适合啊!

    南宫璃喘着气将他推开,拍了拍热乎乎的脸颊,嘟嘴道:“说正事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经她这么一提,帝玄冥忙正色道:“这个问题,该我来问你吧?你好好的不在耀辉待着,你跑来东皇干什么?又怎么会来蛮部?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问我?你跟别的女人跑了,我能不来么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有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重重地哼了声,紧接着挣开了他,偏过头道:“金童玉女,珠联璧合,你和东皇怜可是东皇举国上下认可的一对呢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