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子?

    南宫璃先是一懵,要不是她熟悉卫三的声音,能立马将他辩出,她这会儿可能就要被吓第二跳了。

    说来有点不好意思,她都快把卫三的存在给忘了。

    南宫璃还有点发愣,就见身后窜出一道黑影,那黑影跳落到了那个自一旁丛林中,横穿而出的人影边上。

    蛮部区域比起别处异常阴暗,现在的这个点,明明还没有到看不清周围的时候,可眼下南宫璃是真的看不清那道横穿而出的人影,她能确定的是从身后跳出来的是卫三。

    能被卫三喊为主子,又能让卫三的语气这般慌张的,除了那个人外,不可能再有别人。

    帝玄冥?是帝玄冥?

    南宫璃暗暗咬牙,思念如潮,一次又一次拍打着她的心。

    西岳突袭耀辉,他是知还是不知?如果他明明知道,却还是什么也没有做,那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必要和他去解释?向一个不在乎你生死的人解释,那不是很傻么?

    她的心里冉冉升起一股不满,可是不满归不满,但同对他的思念比起来,这些不满对上那被苦苦压制的思念,就如同以卵击石般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他还好么?有没有思念过她?他可知道,她想他,又不敢去想他?

    那道横穿而出的人影,恐怕也没有想到会和某女不期而遇,他原地不动了很久,像是在思考,又像是在纯碎的发呆。

    帝玄冥怎么都没想到,自己还会和她相遇,而且还是在蛮部这么危险的地方。他心中有着很多疑问,可是他并不打算问。

    他和她终究是孽缘,他有不能动摇的理由,他已经忍过了一夜夜的思念之苦,或许再多一夜,一切就能成为过去,他就能放过她,也放过自己,所以他不能问,也不该问。

    不能功亏一篑!

    咬牙起身,帝玄冥要走,他甚至连抬头看一眼的动作都没有。

    卫三想说什么,可又不知道该说什么,主子的脾气他最清楚不过了,他决定的事,从来不是他们这些暗卫能够阻扰的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南宫璃本还犹犹豫豫,见他明明知道自己是谁,竟然还走得这么义无反顾,这一瞬,她只觉得自己要炸。

    什么矜持,什么故作淡定,什么犹豫不决,都没有了!她辛辛苦苦来东皇是为了什么?难道她真的只是为了药师认证?

    帝玄冥脚下一顿,这是身体本能的顺从,她对他的影响,不是时间和距离就能冲淡抹灭的,所以他真的站住了,即便他觉得这样不对,可他的双脚如灌了铅一般,重得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他知道,绊住自己的是心,拖住脚的是留恋。

    南宫璃快步走了过去,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背,“就这么不想见到我?这么讨厌我?还是怕你那未婚妻伤心,所以当作不认识我?帝玄冥,你的心里,已经没有我了么?”

    回答她的是沉默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的那天,我本来是要找你解开误会的,但是发生了点事,然后西岳率兵突袭,九死一生,你可知道,我能出现在这里是有多么不容易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