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泽还想劝,他觉得像丫头这样不可多得,千年难寻的人才,只要他和其他几个老家伙一起上报斗都,为她求个情的话,古家的事也不是一点余地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就算一样还是要将功补过,也不至于被派去参加抗蛮战。

    他都在肚子里草拟好了一些安定人心的话,本想着自己总算能摆出一副前辈样来了,却没想到,那些话半句都没用上,眼前的这丫头在知道自己要被送去抗蛮后,显露出来的不是畏惧,而是兴奋,是喜悦!

    这个世界怎么了?难道他在分营里待得太久了,外面的那些丫头,如今一个个的都那么、那么男人了?

    “我说你一姑娘家,比起保家卫国,不该好好想想嫁个好男人,然后相夫教子么?”

    “肤浅,庸俗,俗不可耐!”

    蔡泽嘴角狂抽,“那你倒是说说,你一个丫头这么拼做什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正色道:“你不懂,男女平等,女的想要有自己的地位,一样也得拼搏。你问我做什么?当然是为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只有拥有实力,才不会受制于人,这个道理,蔡老伯你总该懂吧?”

    男女平等?

    光是这个四个字就已经把他给吓傻了!

    “这么说,抗蛮战你是非去不可了?”

    没等南宫璃回答,楼下就传来了一阵骚动,紧接着某些人拦也拦不住,气势汹汹地就冲上了楼来,直接闯入了会客间内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离姑娘?”

    南宫璃缓缓起身,由上到下看了突然闯进来的中年男子一眼,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古家……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子正要拿自己的身份压南宫璃,就见人家丫头兴冲冲地凑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古家的人?可是带我去蛮部参加抗蛮战的?太好了,你来的真是时候,我们什么时候启程?能不能现在就走?我希望越快越好!”

    那古家谋士呆呆地看着跟前眉目精致,英柔并存的丫头,果断绕开了她,拉着她身后眉头紧锁的蔡泽道:“这丫头就是那离姑娘?”

    “是,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“她是不是不正常?莫非在训练围场里发生了什么?受了刺激?”

    蔡泽哭笑不得道:“应该、应该没有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没有?刚才那一幕,你也看到了吧?那是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无语,走过去强调道:“这位古家的,我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谁知,对方瞥了她一眼,扭头又道:“你有见过这里不正常的人说自己不正常的么?”

    说着,还刻意点了点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蔡泽想了想,实话实说道:“这倒是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!我古家可是大家族,再怎么都不能跟个痴傻的计较吧?这要是传出去了,别人会怎么说我古家?”

    这、这画风有些诡异啊!

    南宫璃急了,“我想去抗蛮。”

    古家那人又是一瞥,“看来傻得不轻。蔡所长,将功抵过这事,我看就先放一放吧?待我把这离姑娘痴傻的事上报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谁痴傻了?!

    南宫璃伸手对着古家那谋士的手腕一抓,在他的脉上搭了下,“这位古家的,你最近食欲不振,早上起来还觉得头晕眼花、双脚沉重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呃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用药过多导致的,那种药还是少碰为好,是药三分毒,行房要节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古家谋士脸色一红,气愤道:“送去抗蛮,送去抗蛮!明早就送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