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进训练围场前,南宫璃就做好了两手准备。她需要评估一下训练围场内的危险度数,如果有影鸟一族帮忙看着的话,茯苓一行有没有继续在里面修炼下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虽然,在训练围场里面修炼比在外修炼要更累。但,看事不能只看其一,如果算上在外可能被找麻烦,甚至遇上古家变态找事的话,训练围场不失为一个绝佳的修炼地。

    整整四天的观察,她觉得现在的茯苓他们,如果给他们找影鸟一族当帮手的话,不随意乱深入,还是很安全的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就不打算带茯苓他们出去了,让他们在里面安心修炼也没什么不好的,有影鸟一族在,他们的安全还是很有保障的。

    茯苓他们不用出去,而她自己有必须出去的理由。古家事的后续,还有蔡泽的解毒药丸,这些事都是她必须去解决的。

    南宫璃不喜欢把能解决的事往后拖,潜意识里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问题,连累了帮助过她的人。

    影末顺利找到了翼蛇,翼蛇和他比起来,在速度上拥有绝对优势,并且有入影定身能力的影末,可以说是轻轻松松就干掉了翼蛇。

    南宫璃花了半天研制解毒丹药,又花了好一会儿研究训练围场票,最后在离开训练围场时,用了自己仿作的训练围场票,在成功离开后,她已然找好了下一条财路。

    她一出去就找了蔡泽,憔悴的蔡泽在见到她后,激动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个丫头,你还活着啊?我们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了,其他人呢?”

    南宫璃把训练围场里的事做了个简单的交代,随后就把新研制出来的解毒丹药给了蔡泽。

    蔡泽吞下去后,立马感觉到了体内的情况在好转,惊喜之余,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“你是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南宫璃莫名,“走来的啊。”

    “糟了!”

    蔡泽猛地拍了一下大腿。

    “什么糟了?”

    蔡泽告诉她,这些天古家的人一直在找她,她一连四天多没音讯,很多人都猜测她是在训练围场遇难了,可能已经丢了性命。

    可古家不相信,说什么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所以一直暗中派人来盯着军办所,一旦她露了脸,古家就会得到第一手消息。

    南宫璃不以为然地点点头,“我出来也是想和古家那边做个了断,之前说的以功抵过,他们不同意?”

    蔡泽摇头道:“不,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我去干嘛?”

    “他们要你去蛮部!要你去支援这两天在蛮部东北区爆发的恶战!”

    南宫璃听后,想到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危险不危险,而是——

    “蔡老伯,去的话,有没有国勋赚?”

    蔡泽当面赏了她一个大白眼,“是可以赚,可你有命么?你是不知道,这次爆发的抗蛮战特别激烈。

    以往,打个一天左右就会结束。这次不知道那些蛮人受了什么刺激,这都打了快三天了,竟然还没有结束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杀死一个蛮人是多少国勋?一头凶兽又是多少?”

    蔡泽继续一个白眼,“我告诉你,杀蛮将加蛮将的凶兽,两千五国勋打底呢!杀什么蛮人啊?但你以为有这么好杀?”

    “蔡老伯高见,我答应去,希望蛮将多些,这样我能多赚点国勋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蔡老伯只觉气血翻涌,还能不能聊了?有没有看到他的白眼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