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璃一点都没把那些老兵的话放心上,而是边烤着肉,边教导大家道:“这些看不起我们的,就算我们说赢了他们,他们还是会看不起我们。想让他们看得起我们,靠的不是我们的嘴有多厉害,而是我们的实力有多强。”

    茯苓点点头,“小姐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每每听茯苓喊老大叫小姐,郑晓一行人这心里就会生出一些尴尬来。

    要不是亲眼所见,他们谁都不会相信,身为一个女人,居然可以强得比男人还男人。和老大比起来,他们这些就显得很不够看,多多少少心里还是会有些挫败感的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,跟着老大有肉吃,一个个又重新打起了精神。英雄不问出生,老大就是老大,无关乎男女!

    “所以,不管这里的人用多么难听的话说我们,我希望你们都能做到心平气和。他们无非就是想看我们跳脚的模样,如果我们不把他们当回事,他们得逞不了,自然心中不爽,到头来他们就是在自己气自己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微微一愣,接二连三地点起了头。

    老大说得对,既然说了白说,那就不说,不说还能气死他们,有什么不好的?

    经南宫璃这么一疏导,方才还憋在心里的气,全给跑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拿出来的这些肉,吃完就没了。大家今天吃好睡好,没有意外的话,明天我们一起进训练围场,顺便再补点肉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说着,凉了会儿手中的兔肉串,轻轻地咬了一点点,“恩,可以吃了。恩?怎么了?怎么都不吃?”

    郑晓张着开了一条缝的嘴,呆呆地看着南宫璃道:“我刚才好像听到了训练围场?”

    紧接着,余下的人一个跟一个地接口道:“我、我也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,还有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是我在做梦,你们都听到了?”

    南宫璃哭笑不得道:“你们没有听错,就是训练围场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你、你哪里来的钱?”

    郑晓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哪来的钱买票?因为国勋他们根本就没多少,这么多人的票,肯定不是拿国勋买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么,赌来的,反正不花我们一分一毫。用完午膳,大家伙休息一下,然后茯苓你带着几人去预备家兵区看看。

    余下的人分成三小队,一小队赶紧把红土草卖了,一小队我会给你们一些做多下来的初级伤药丸子,你们找家价格厚道地卖了,或者叫卖也行。

    还有一小队,帮忙转转外宿的一些必备品,回头拿赚回来的钱把外宿的东西都买齐了。”

    外宿?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为什么要买外宿的东西?”郑晓疑道。

    “明天动身去训练围场啊,晚上总要有个能安心休息的地方吧?”

    南宫璃这话一出,在场的除了茯苓和那几个同她们一起来的衣家家兵外,其余人无不露出惊悚的表情。

    那里可是训练围场啊?还从来没人在那里头过夜啊!

    “训练围场里很危险的,就我们的实力,能进去见见世面就很了不起了,过夜什么的……”

    郑晓还没说完,就被南宫璃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考虑到实力上的问题,第一次进训练围场,我的计划是五六天后出来。你们不用担心,我不会领着你们去送死就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