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个准备出动的老家兵,脚下一顿,站住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新一轮的冷嘲热讽开始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眼光也是绝了,难怪会看上个老家伙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?这种地,拿来给我如厕用我都嫌弃,竟然有人要在那地上立营?”

    “啧啧,这你们就不懂了吧?就是那地不好,平时也不会有人往那儿去,有些人才能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啊。”

    茯苓咬着下唇,用力地跺了一脚,却因脚下碎石块太多,一个不稳,差点摔跤。

    “小姐,这地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璃笑笑,“这地挺好的,不觉得这地很像我们么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这地不招待见,就像我们一样。但是,那又如何?玉不琢不成器,不能只用眼睛看到的去判断,好好打理下这里,没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?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南宫璃教化人的本事,还真是一流的。她这么一开导,所有人心里的憋屈不见了,反倒是满满的信心。

    “好了,就在这里立营,东西都放下,我们先吃午膳,吃饱了干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看戏的几名老兵见他们准备用午膳,一个个露出了轻蔑的表情,就好似在说:还吃饱呢?你们吃得饱么?就算吃得饱,能吃得好么?还有下一顿么?

    南宫璃的储藏室里还真已经没什么好吃的了,上次造人工河,用掉了绝大多数的存货,不过倒是还有些兔子肉。

    当时觉得兔子肉太不经吃,处理好后又存了回去,这回倒是可以拿出来吃了。

    她想了想,等立好营,就去找蔡泽先把二十张围场票给拿了,之后要补粮食就去那里头补,处理下凶兽的肉,用来食补没准还能强壮身子。

    至于这些狗眼看人低的,也无需和他们争什么,回头进了围场,没个几天也出不来,等出来了,定叫他们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后悔。

    她强没有用,等她把郑晓一行给训练出来了,等到那个时候,才是真的能直起腰的时候。

    拿出兔子肉,又取了简易烤架,生了火,南宫璃给大家分了串肉的尖木棒,开始教大家如何烤肉。

    肉香一出,准备再来一波闲言的老家兵们一个个咽起了口水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分营里素食种类挺多的,可肉食真的很少。

    一是没人会去养家禽,二是围场里的凶兽肉不便宜,能吃上凶兽肉一般就两种情况,不是出任途中捕到了,就是所在阵营搞什么庆功活动。

    其他绝大多数的时间里,绝大多数的家兵,最多只能喝喝肉汤,想象下肉沫的滋味。

    几名围观的老家兵相互交换了个眼神,搓了搓手,想要上去夺几块来,还未近身,就见一张纸符飞出,下一秒南宫璃一行就被护在了结界里,连肉香都被隔绝了。

    几名老家兵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没谁打算出手,谁也不想站出来给别人探路,受伤了怎么办?

    “哼,就看他们还能得意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“也就现在能吃得欢,有一顿没一顿的日子不远了!”

    “一群没眼色的家伙,以后有他们受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