连午膳都未用,南宫璃领着郑晓一行就抵达了分营营地。

    他们的到来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,参加新兵大会的那些家兵心里多多少少对他们有些忌惮,可是一些老兵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不管新兵把离少吹得多少厉害,老兵们始终觉得,离少这群人之所以能来到营地,不是因为他们有多厉害,而是这次参加新兵大会的太弱了,再有就是蔡泽和离少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。

    南宫璃一行人生地不熟的,正在寻找立营的地方。

    立营的地方是要自己选的,营地不是一片平地,有的地方平,有的地方凹凸不平,连带着土地的肥沃程度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那些比较好的地方都已经被一些大阵营给占了,想要在剩下的地方里挑出块好的来,还是需要多花点时间的。一旦立营,之后便不许更改,为了之后的生活考虑,有必要好好选选。

    南宫璃带着郑晓一行在选地,因为担心人分散了会遭遇些不必要的麻烦,所以她下令所有人统一一起行动。

    部分早早吃好午膳的老家兵,便三三两两地往他们那儿走,嘴上说的话,是一句比一句难听。

    “哟,这些人就是衣家预备家兵啊?就他们也能有资格入分营营地?”

    “资格这种东西不好说啊,毕竟人家领头的妹子卖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啧,早前外头还在传某人和某人之间是亲子关系呢。我那会儿就说不可能吧?

    现在一看,这关系,不简单啊不简单,只能说某些人年纪上去了,一些能力衰退了,某方面的能力不退反增啊!”

    茯苓越听越气,要不是有郑晓拉着,她就算不出口,也得瞪死那些嘴碎的。

    郑晓扯了扯她的袖子道:“别回头,也别去看,那些人就希望我们闹,然后可以找理由对我们出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和茯苓的性别虽暴露了,但在穿着上,两人都没有做出什么改变,高马尾配一身武服,简单利落。

    茯苓抿了抿唇,也知道郑晓说得对,强行装聋作哑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围几个找茬的,见说了那么久,对方都没给反应,心里生着闷气,嘴上消停了,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南宫璃一行,打算再找别的机会。

    分营营地同预备家兵区还有交易区不同,营地里有规矩,不得在无理由的情况下交手,那样会被判定私下斗殴,是要扣国勋的。

    这样的规定,有好有坏,好处是算是有个制度,坏处是,很多时候有没有理由,还不是一句话?

    “这里,这块地还不错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有了结论,正要招呼大家着手立营,就见一家兵一个箭步走到了南宫璃所指出,二话不说躺了下来,眯着眼道:“恩,这里不错,刚好可以拿来打个盹。”

    说罢,两眼一闭,睡了起来。

    南宫璃一行无语,这是典型的没事找事,闹么?不明智。

    在分营里,他们是最新的,最底层的,见不得他们好的一大堆,要是咬定了是他们故意闹事,他们占不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“我们再换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用眼神安抚住了众人,又挑了另一块地。

    谁知,另一块地上也发生了相同的事,她眯了眯眼,冷笑了一声,指着一处极不平坦,又多碎石块的地道:“我们到那儿立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