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高兴兴地定了“离”字,一行人就开始收拾东西,动身前往分营营地了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一穷二白的,走的时候也没什么好带走的。

    郑晓一行从未想过,自己能有离开预备家兵区的一天,他们不是不相信老大的能力,但真的没想到,这一天居然来得那么快,快得仿若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有人不禁感叹道:“以前吧,做梦也想离开这里,可真要走了,心里还挺不舍的。”

    大家伙一听,一致点头,一个个回首四顾,眼里有种道不明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老大,我们走了,那块地怎么办?”

    突来的一问,牵动了众人的心。

    分营营地那儿的人,可没预备家兵区这儿的那么好相处,等他们到了那里,怕是少不了苦吃。想要少吃苦,那就得要有实力,也要有财力,财力能生资源,资源能提高实力。

    有那块地和没那块地之间还是有差距的,有地有收入,能自给自足,能有余财。没地没收入,饱腹都成问题,余财更不用提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话,他们真想把地也一块带走,可那块地是属于预备家兵区的,纵使他们再怎么想,也知道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总不见得,只顾着自己,不顾预备家兵区内其他预备家兵的死活吧?

    南宫璃想了想,转向茯苓道:“茯苓,通知那些看地的,告诉他们,虽然我们走了,但是地还是得照看,用劳力换种子依然成立。”

    茯苓愣了愣,小姐这是还要管那块地?

    就在大家都以为,老大这是变相对外宣誓那块地的所有权时,却听她又道:“我们的阵营需要不断吸收新人加入,那块地恰好可以用来作为一个连接。

    告诉预备家兵区的人,只要努力就有希望,但凡参与守地的,每四个月一次,我们把这些坚持不懈的人召集起来,展开一次比试,胜出者,就能进入我们‘离’字阵营。”

    如此大胆的设想,着实令郑晓一行一惊。

    别的阵营吸收家兵的条件可没有这么容易,不是要上交巨额国勋,就是要完成什么高难度任务,到了他们这里,竟然只是种田守地?这是不是也太容易了?

    南宫璃扫了眼跟前那一张张略带迷茫的脸,解释道:“我们需要的,是同我们一条心的人,是为了自己的梦想愿意坚持的人,而不是那些阴奉阳违,为达自己目的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那些守地的人,他们自己可能并没有意识到,但他们的内心深处对我们是有一定信赖的,那样的人进来,远远比单纯厉害的人有用。”

    经南宫璃这么一解释,明白的就明白了,不太明白的,也心里有了点数。

    道理很简单,再强又如何?不为你出力,要来干嘛?

    南宫璃说得还不够直白,其实她想说,那些人一直享受着他们留下来的地,心中对他们必然有感激,先是信任,再是感激,再成为他们其中的一员,那个时候就会有归属感。

    这样的新人,只要加以教导和训练,最后再让他们在这个阵营中找到自我价值,这样打造出来的团队,绝对不会比什么大家族的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