由于南宫璃的变态,离姑娘的称呼不翼而飞,自目睹了新兵大会上她的表现后,众人恢复了她离少的称呼,而郑晓一行则一致改口称她为老大。

    新兵大会圆满落幕,除去古家的那段插曲,今年的新兵大会可以说是伤亡损耗最小的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最后一场团队赛,本该是十五对十五的大战,结果因为离少的变态,变成了一场赖皮大赛,偏偏参赛的众人恨得牙痒痒,却也没办法不承认衣家预备家兵的胜利。

    不少下了斗台的人哭笑不得道:“谁以后要是再和我说预备家兵区的都是穷得食不果腹的,我就、我就…买块豆腐撞!”

    边上的几人白了那人一眼,真是出息了。

    不管服气与否,事实就是,在南宫璃的带领下,衣家预备家兵拿下了今年新兵大会所有比试的第一!

    蔡泽按照赌约,当众宣布,衣家预备家兵可自成阵营前往营地入住。这消息一出,直接炸懵了在场的其他家家兵。

    这可是史无前例的事啊!

    这会儿再仔细一想,从衣家预备家兵出现在新兵大会开始,该不会就是一个局吧?为了把衣家预备家兵捧起来的局?

    不过,这样的念头很快就被众人打消了。这局,若是没有实打实的本事在,不还是徒劳?他们不瞎,郑晓一行的实力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。

    郑晓一行簇拥着南宫璃回了预备家兵区,新兵大会的所有奖励,会在他们入了分营营地后,陆续由军办所的人送到他们手中。

    知道自家老大和蔡泽关系好,就没人把心思放在奖励能不能到的事上,一个个都在努力思考他们这刚成立的阵营该取什么字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衣家预备家兵,其实完全可以直接拿“衣”字立阵营。

    只是,能有今天,这和衣家还真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。硬要说关系的话,那就是多亏了衣家把他们老大给送了进来,他们因衣家结缘相聚,可能有这一刻,靠的是老大。

    “不如就拿‘离’字立阵营吧?”郑晓提议道。

    南宫璃皱了皱眉,“这样衣家会不会有想法?”

    郑晓忙解释道:“各大家族之下,都是有附属阵营的,我们以‘离’字立阵营,不代表我们和‘衣’家撇清了关系,而是我们‘离’字阵营是衣家的附属阵营罢了。”

    很快,郑晓的说法就得到了大家伙的呼应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可行,而且我们能成功进入营地,靠的是老大的帮助,这事就算放到衣家去说,还是我们有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按照老大的实力,就算脱离衣家也没什么问题,能主动成为衣家附属阵营,他们衣家高兴还来不及,又怎会动怒?”

    南宫璃想了想,这样也好,对于她来说,如果能立“离”字为阵营,既不算背弃衣家,又能将这个阵营收为己用。

    要她对衣家的家兵倾尽全力,她也是做不到的,毕竟谁没有点私心?可若立“离”字为阵营,意义又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“好,承蒙大家看得起,那我们就取‘离’字为我们的归属阵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