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泽似想继续据理力争,结果被东邪王伸手一扯,给扔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他向着南宫璃似笑非笑道:“分营里从未待过女人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不卑不亢道:“据我所知,分营里从未有过女人不能待的规矩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常识。”

    东邪王意指,女人不能待分营,这是常识,不需要什么规矩。

    南宫璃一脸平静地回道:“这不是所有人的常识,在我这里,这不是,这只是你们的常识。”

    东邪王一愣,摇头笑道:“还真是长了一张利嘴,让你当女人还真是委屈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点南宫璃可不认可。她从来都不觉得女人不如男人,再者,没有女人,能有男人?

    “东邪王想说什么就直说,支开其他人,不就是为了说话方便么?”

    东邪王微微颔首,“无论你有什么理由,杀了古家台下的那几人,你的确是有罪。以古家呲牙必报的性子,和残暴不仁的手段,就算我等不追究你的责任,他们也会想尽一切办法除掉你。

    我倒是有个不错的主意,我可以对外宣称你已被处死,你用另一个身份活下去。只是,一旦选了这条路,你就不能再和之前认识你的人有瓜葛了,你要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说完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笑笑,“不用说了,东邪王的好意我心领了。你这个办法是个好办法,可惜不适合我,我没有理由因为别人的错而抛弃自己人,更何况我选择的路本就不平坦,今天我若是止步于此,那我这一辈子也就止步于此了。”

    东邪王一行默了会儿,没想到离姑娘的性子这么刚烈,小小年纪,如此有主见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必须定你罪,不然古家那边不好交代。”朱勇嘉唉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定我罪,他们害人在先,我罪不至死,我可以选择将功抵过。”

    将功抵过?

    东邪王一行面面相觑,分营的确有将功抵过这一说法,只不过很多时候所为的抵过和夺命是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离姑娘,你要不要再想想?你选择将功抵过不是不可以,只是如何抵,这个得看古家的意思。也就是说,古家让你干什么抵过,你就得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想了想,“那古家不会直接让我自裁抵过吧?”

    蔡泽抢答道:“那倒不会,不过会派给你一件和让你去送死没差的事做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,就这么决定了,几位还有什么别的事要交代么?如果没有的话,我就先回去了,明天还有比试呢。”

    当事人都这么淡定,东邪王一行还有什么好说的?再说下去,反倒是显得他们一个个贪生怕死的了。

    离开军办所,南宫璃也没时间整理自己的仪容,赶紧去朱子贤那边将茯苓一行接了回去。

    回到住处后,大家都愁眉苦脸的,南宫璃知道大家在担心什么,出声道:“古家人是我杀的,他们要报仇也该冲着我来,和你们无关。你们之中,若是有人担心和我站一起受连累,现在就可以脱离,我表示谅解。”

    郑晓一听,第一个站出来道:“要不是有离姑娘护着,我们也不知道还能活几个,现在我们还能活着,这多亏了离姑娘。我们有什么好怕牵连的?我们早就绝望过,早就死过了!”

    “不错,离姑娘,我们不怕死,只要你别嫌弃我们太弱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不怕死!古家要报复,尽管来,我们等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