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分营里,从来就没发生过什么以下克上的事。因为在你之上的,都是比你强的。

    就如古家,放眼整个分营谁人敢和他们对着来?不管是财大气粗的田家,还是稳中有升的朱家,大大小小各大家族的阵营,没有一个敢和古家阵营叫板的。

    据说,古家在斗都里的实力已经到了骇人的程度。

    据说,古家是黑马,一窜而出,以惊人的速度崛起于斗都。

    据说,古家一个不爽,让一个拥有数十年悠久历史的大家族摇摇欲坠。

    没有人去验证这些据说,就单看分营里的古家阵营便可得知,古家是真的厉害。惹不起,躲得起,所以如今即便有新兵死在了古家手下,也没有一个人敢跳出来抱不平。

    实力至上,这就是生存法则,不单单是分营的,还是整个大陆的。

    然而,谁能想到,古家死人了,一口气死了十多个?

    谁又能想到,一口气灭了古家十多个的,只用了一招?

    最最无法想到的是,出手的是一女子,看着年龄还不大!

    坐席上的几人,想过很多种结局,甚至有想过要不要破例出手,唯独没想过的,就是眼下的这残局。

    正如台下众家兵议论的那样,雷枭一行之死,他们可以不怪罪离姑娘。但是,在台下死去的那些古家家兵,他们无法当作没看见、没发生。

    离姑娘当众杀人,这是罪!

    坐在判定席正中的中年男子起身开口道:“队伍间比试,暂定衣家预备家兵胜出。至于古家家兵之死,此事并非表面上看得那么简单,所以定罪与否,待我等商议后决定。

    新兵大会还剩下两场比试,分别是宰杀凶兽和团队赛,考虑到今天各阵营都出了些小状况,接下来的两场比试明天上午再比。离姑娘你随我等来,其他人自行散去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不认得说话的是谁,不过在场的似乎都认得。

    朱子贤走近南宫璃道:“你手下的人,我先带他们去我朱家阵营,以免他们在你不在期间再遭遇什么。

    你放心,东邪王既然这么说,你的罪就还有余地。他到底是东皇皇室的一员,就算没有什么实权,各大家族还是得卖他一分面子。”

    东邪王?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“我明白了,给朱兄添麻烦了,回头待我处理好了这些杂事,必报朱兄的恩情。”

    朱子贤摇摇头,“你为我的兄弟报了仇,我替你暂时看下你的人,这算不了什么。只是,你之后的路,怕是不好走了。”

    目送走朱子贤的身影,南宫璃跟着东邪王一行回了军办所。

    一进军办所,蔡泽就命人关了大门,冲着南宫璃就是一阵吼,“你有没有脑子啊,你杀了台上的就是了,台下的你也敢杀?知不知道杀人是要偿命的?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“是啊,他们古家的杀人在先,所以我让他们偿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台上的不说,那台下的呢?”

    “杀人未遂而已,我这叫亡羊补牢。杀了台下的那些,我是救人。”

    亡羊补牢?是救人?

    蔡泽两眼一翻,拍了拍宋严道:“我说不过她,你快说说她。”

    宋严仔细一斟酌,“她说得挺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蔡泽: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