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只小家伙或许还不算很强,但修魔师最忌讳的是什么?越是厉害的术法,其施法时间越长。

    雷枭一行未必怕这一宠物兽二召唤兽,可受到限制的他们,的的确确没有办法对南宫璃下重手。

    按理说,同时控制小六和小七,南宫璃也轻松不到哪里去。可她自身的召唤力本来就多,加上有召唤师戒指和小领土在,她不需要像其他召唤师那样,每天还要消耗召唤力去维持召唤兽生存。

    所以,即便是让小六和小七同台,甚至之前已经有过消耗,对她依旧造不成困扰。

    南宫璃心有余,力也有,配合着三只小家伙,吓吓这个,为难为难那个,显得还挺轻松的。

    雷枭见状,知道再这么耗下去,想杀掉对方就没那么容易了。心生一计,他忽然吹了声口哨,似乎是在打什么暗号。

    众人微微一愣,没人搞懂他这一声口哨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只听朱子贤大喊一声“卑鄙”,众人纷纷不禁看去,就见他已倒在地上,嘴角带血。而那些被他救下台的衣家预备家兵,一女四男,这会儿正被一群面色凶狠的家兵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有着和雷枭一行一样的唇色!

    南宫璃顿了顿,瞪向雷枭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雷枭躲开了小墨的爪袭,得意道:“先让你的宠物收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照办了。

    “我也没什么别的意思,就是给你一个认输求饶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我说我不需要呢?”

    雷枭勾唇一笑,耸了耸肩道:“不需要?那你需要手下么?”

    只要是在场的,就没谁听不懂雷枭的意思,只可惜,大家都敢怒不敢言。论规则,新兵大会也没有说不能用言语干扰对方的决定,而那威胁的手段,也表达得很隐晦。

    “有必要么?”南宫璃眉头紧皱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你该问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逼我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这么一说,雷枭一行便大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雷枭挑着眉,用着极为欠扁的语气道:“就逼你怎么了?你可得想清楚了,是要赢呢,还是要命呢?”

    人渣,南宫璃心中默念。

    既然到现在还不知道悔改,那她不介意当一次清洁工。

    思及此,黑眸在瞬息间变成了血眸,一头青丝无风自扬,南宫璃的脚下火圈拔地而起,呈螺旋状往上爆出。

    雷枭刚想说什么,就听到“千凤舞火”四字,火凤齐齐飞出,一只只像是拥有生命一般,冲着他们而去。

    千凤舞火一出,除非南宫璃自动收手,不然就是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飞出的火凤不仅袭击了台上的雷枭一行,还袭击了台下那些待命状的古家家兵。

    古家的,没人喊“救命”,因为他们并不觉得,单单这么一招就能带走他们,可没想到的是,一时的无谓,代价就是死无葬身之地。

    当余火自灭,古家一行,约莫十来人都化作了尘会后,惊呼声由四面八方而来。

    “她杀了古家的人?那可是古家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从新兵大会规则出发,台上的那些没有认输,死了倒也怪不得她什么,可台下的这些,可就说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说不过去?不杀就等着被杀,我觉得离姑娘做得对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