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哦?”

    雷枭一听,顿觉有点意思,看着那四个被急速救下去的衣家预备家兵,眼中难得起了几许敬意,“你虽是个女人,言行举止倒是像个大男人,能杀死你这么特别的女人,放了那四人,我倒也不亏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笑笑,“我有个要求,希望你能答应。”

    雷枭双眸一眯,冷哼道:“怎么?你的要求该不会是别弄死你吧?”

    “雷兄说笑了,就算你不能弄死,我也想弄死你,我又怎么会提这样的要求呢?这样就不公平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此话一出,别说是坐席和台下的人了,就算是台上的那四人,都不约而同地抖了抖眉毛。

    “天,离少太狂了,都大难临头了,居然还敢这么张狂?”

    “还离少呢?人家是个姑娘家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过这么凶悍的姑娘?”

    这还真没有。

    有脾气凶的,没有凶到要弄死人的,也没有凶的时候,看着还那么动人心魄的。

    雷枭抖了抖眉梢,少有的耐心不错,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先和你一对一,弄死你后,我再去收拾你的队友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……(姑娘啊,要喊你娘了啊!)

    判定席上,蔡泽和宋严匆匆赶了回来,看了眼石化般的朱勇嘉,又看了看斗台上,两人不禁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说,台上怎么多了位姑娘?”蔡泽眨巴眨巴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认得了?”

    朱勇嘉猛地回神,白了他一眼道:“人家把头发放下来了,你就不认得了?亏你和人家有过几面,你居然连人家是女儿身都看不出来?”

    “什、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宋严拍了拍蔡泽的肩膀道:“这事不怪你,我看翻遍整个东皇,也翻不出这么奇葩的女子出来。你仔细看看,是不是和离少长得一模一样?”

    蔡泽眯着眼用力一瞅,“哎哟妈呀!”

    待他再从朱勇嘉的口里听到之前的霸气对话后,他又是轻声叫唤了句:“哎哟妈呀。”

    斗台上,南宫璃和雷枭已经拉开了距离。

    数道雷击朝着南宫璃扑面而来,众人心下大叫:怜香惜玉会不会啊!

    却见,南宫璃迅速一个后撤步,扬手一连四道藤壁齐发,四层防护,成功拦下了敌袭。

    “哼,只会防御可没用!”

    雷枭趁着雷击被阻,一个御雷行腾空,右手呈爪状,带着“噗滋噗滋”的响声和若隐若现的紫色电流,对着南宫璃的头就抓了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的心脏又是一提,紧张得瞬间忘记了呼吸。

    南宫璃一个向后下弯,左手腕用力向上一甩,几道水柱不偏不倚向着雷枭的双眼打去。

    雷枭侧脸一避,她忙竖起三道水墙,反身退开。

    南宫璃的表现说不上什么出彩,只是她能将两种元素之力,自如运用到这份上,在场的,没一人敢说她弱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拿水元素对抗也好,还是拿木元素对抗,到底还是差了些啊!她是不弱,可人家更强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自己能躲到什么时候?”雷枭的眼里射出了凶光。

    “躲?我为什么要躲?”

    南宫璃说罢,一个御木行腾空,双手置于胸口,数道火元素之力从她体内窜出,一双黑眸燃起了火光,随着双手间火元素之力的暴动,火光染红了她的眼。

    她、她还是一名火元素修魔师?

    看了这一幕,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