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璃一个扭头,就见茯苓双手护胸,倒退到了一边,而郑晓四人,则一致向前,将她护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一古家家兵站在最前处,置于半空之中的右手,犹如抓包子一般,一松一抓。

    他血红的舌头舔了舔略苍白的双唇,一双有些浮肿的肉眼眯成了条细缝,黑点般大小的眼珠,缓缓地转了一圈,发出了沙哑的低笑声,“软软的。”

    软软的?

    众人一脸莫名,再将视线投向茯苓,这才发现她用双手护着的地方,不偏不倚,刚好是胸口处。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疑惑间,就听出手的那古家家兵两眼一瞪,对着茯苓就冲了过去,一声大笑后,是他狰狞而扭曲的脸,“女的!是女的!好久没杀过女人了!好久没听过女人的惨叫声了,这个女人归我了!”

    什么?!

    郑晓一行愣了愣,心里的震撼不小,可不管怎么说,茯苓是他们的一员,现在有人要杀他们的一员,他们不能不管不顾!

    只见一道又一道藤壁竖起,在拖住那古家家兵的同时,一条又一条藤条拔地而起,那些藤条趁着他毁坏藤壁时,紧紧地绑住了他的手脚。

    这可以说是一场完美的配合,无论是在出手的时机上,还是施放术法的角度上,看的众人一愣一愣的,要不是知道郑晓一行是衣家预备家兵,他们都要以为是某个阵营的一个精英小分队了。

    只有精英小分队,才能面对突发情况,如此临危不乱。不得不说,要是衣家预备家兵这些人的元素是攻击向元素的话,这会儿那古家家兵就该被打退了。

    看着队友为护着自己在奋战,茯苓咬了咬下唇,渐渐松开护着胸的双手,见只是外衣被划开了些,里面有白布绑着,没有问题,不禁松了口气,重新投入到了对战之中。

    茯苓是中级水元素修魔师,她能修到中级,多亏了当初小姐给的那块魔核,她一度怀疑自己,觉得自己这辈子只能做个小丫鬟,是小姐让她认识到,一个人的能耐不是取决于她的天赋,而是她的努力!

    是,她是女的又怎么样?她暴露了性别又怎么样?

    “水卷龙!”

    随着茯苓的一声娇喝,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由水元素汇聚而成的小型龙卷风,小型龙卷风腾空而起,往上冲了一段,随即一个下坠,就朝着被绑住的那古家家兵袭去。

    众人不自觉地看向其他四名古家家兵,他们一脸淡定,丝毫没有打算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看上去胜券在握,可当水卷龙即将砸中对方的脑袋时,对方全身上下突然窜出了多道雷电流,直接弹开了水卷龙,撕裂了手脚上的藤条,还横飞出去,打在了郑晓一行的身上,直接将他们电躺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郑晓!”

    茯苓冲上前,想要伸手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“别碰我!身上的电流还、还没消失!”

    郑晓四人紧咬着后牙槽,疼得他们在地上直打滚,却是一声哀叫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才一个人啊!一个人就能敌过五人?还是在被限制的情况下?

    慌乱之际,茯苓想起自己还特意学了治疗型的水元素术法,正想试试,一只手向她逼来,一把抓住了她细嫩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呜!”

    茯苓被掐得难受,双手胡乱拍打对方。

    “松手!”

    郑晓一惊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,他起身一把抱住了对方的腿。

    对方垂眸看了他一眼,腾出一只手,抓住郑晓的头部又是一通放电。

    “松、松手!”郑晓的声音还在继续。

    茯苓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,起雾的眼里,郑晓满嘴的鲜血看得她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“松手。”

    一道冷到极致的声音传来,南宫璃看向朱子贤道:“帮我把我的手下都带下去,麻烦你了。我作为替补队友,我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