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加队伍间比试的一共就没几个阵营小队,据说大家都把重头压在宰杀凶兽的队伍赛上。

    其实,这也挺正常的。

    首先是人数,人数限制了一些阵营的比赛安排。在人数没有那么充足的前提下,尤其是优秀的新家兵不多的情况下,自然押宝都押在奖励最丰厚的宰杀凶兽的队伍赛上。

    所有比试里,唯独宰杀凶兽会奖励国勋,奖励的还不少,获得第一的五人小队能够赚到五百点国勋,也就是一人一百点。

    别小看了这一百点,一张训练围场的票也就一百点,可为了这票,不少人挖空了心思都没有兑换到,实在是国勋不好赚,钱也不好赚。

    就算投诚家族阵营又如何?新兵们能获得的资源很有限,说得不好听一点,能拿到的也是别人不要的。

    深知这个道理的新兵们,自己也更加注重宰杀凶兽的队伍赛。

    队伍间比试,各小组分别由一判定席上的一判定者带离现场进行比试,再带回现场,不对外透露各队间的战术和人员配置,胜者再和胜者比,也就是再带离,再带回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一回二次后,最终夺得第一的队伍,不是朱家阵营,而是古家阵营的。

    说到这古家阵营,南宫璃在旁人的闲言碎语中知道了个大概。这个古家在斗都那里有第一、第二线阵营,在这分营里的是第三线阵营。

    这足以表明古家的强大,因为大多数的家族都是第二、第三线家族阵营留在分营的,能在斗都留下两个同族阵营,能做到的大家族都没几个。

    只是,古家强大归强大,可名声不怎么好。据说古家的人都有暴力倾向,都嗜血,喜欢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的时候,细心的南宫璃发现,刚才前往去比赛的五人小队,好像少了两支?别的小队都回来了,那两支小队去了哪里?

    不仅少了两支小队的人,判定席上的宋严和蔡泽也都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朱家的那支队伍回来了么?”南宫璃忽然问道。

    郑晓和茯苓忙一顿搜索,只听茯苓奇怪道:“没回来,就连朱家的那几个人都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听茯苓这么一说,南宫璃这心里开始不安了。

    “等下的比赛……”

    还没等她说完,郑晓就拉着茯苓,领着余下的三名同伴一脸欢喜的冲上了斗台,“离少,你放心,我们不会丢你脸的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咬了咬唇,终究没说出那句“待会儿的比赛,不行的人就直接下台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还没比,她怎么能说出那样的话来?现在不是还不能确定么?静观其变好了。

    “队伍间比试最终赛开始!由古家五人队对战衣家五人队!”

    随着朱勇嘉声落,南宫璃猛地被人从后一扯,“不能比,别白白让你们的人送了性命,古家的人都是疯子!”

    南宫璃侧身一看,抓着自己的正是朱家阵营总营长朱子贤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朱子贤表情痛苦道:“死了,我朱家五人小队,死了三人,废了二人。那二人、那二人就算救回来也是废人了!为了一局不可能获胜的比赛,断送了自己手下人的命,值得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心头一颤,就听到斗台上传来一声惨叫,那个声音…是茯苓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