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那是朱家阵营总营长朱子贤!朱子贤都出手了,刚才那一击下去,必将朱刑重伤。”

    朱刑中途退赛,三炎龙啸跟着消散,那第四组水蛇扑了个空,转了个圈回到了南宫璃身后。

    南宫璃闭上眼,水元素的躁动逐渐消散,百头水蛇化作了点点水元素颗粒,重新回到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朱刑心有不甘,但下了台的他,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了,自己根本不是离少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营长。”

    他惭愧地低下头,沉着脸道:“我给朱家抹黑了。”

    朱子贤拍了他几下,叹气道:“你已经很厉害了,只是没想到,在这分营里还有这么变态的人存在。别说这分营了,就算到了斗都那儿,能斗过他的人也不多。”

    第二场比试,修魔师个人赛,胜者毫无悬念地落在了南宫璃的身上。

    当南宫璃走下斗台时,众人心里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噩梦啊,这噩梦终于过去了!

    南宫璃走向茯苓一行所在处,茯苓连忙上前将她扶住,轻声询问道:“公子,你没事吧?还好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反正下一场不用我出场,我有足够的时间恢复。”

    下一场?

    茯苓松弛的神经立马又紧绷了起来,因为下一场是队伍和队伍间的比试,由郑晓领头,她也要一同参赛。

    看出了茯苓的失神,南宫璃疑问道:“怎么?紧张?不用紧张,尽力就好。”

    茯苓抿着嘴,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好歹是比赛,而且是她第一次参加比赛,哪里是说不紧张就能不紧张的?

    再说了,她一直对自己的实力心里没底,她不怕疼不怕吃苦,就怕拉低了小姐的水平,拖累了整个队伍。

    队伍赛的队伍间比试不是擂台形式的,早早就划分好了组。也不知道蔡泽是故意有心帮他们呢,还是想让他们趁早打消所有比试夺冠的念头,他们衣家预备家兵的队伍间比试是最后一场,直接和第一的队伍比,一局定输赢。

    这样的安排,南宫璃倒是觉得挺好的。

    事实上,一开始的比赛里,根本没有安排衣家预备家兵出赛,本来双数的队伍数变成了单数,轮空谁直接晋级都会惹来非议,也就让衣家预备家兵的队伍轮空没人会说。

    为啥?因为弱呗!

    将南宫璃迎回了衣家预备家兵所在处,郑晓领着其他三名参加队伍间比试的衣家预备家兵来到了她的跟前。

    “我刚看了,别的阵营都准备了预备队员,我们要安排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想了想,摇头道:“我们人数有限,之后还有两场比试,不到万不得已,我们不出预备队员,大家尽量坚持住。

    这不过是队伍间比试,我觉得各大阵营应该会有所保留,不可能一口气把多个厉害的家兵放在同个队伍之中,你们只要记住我给出的战术,一定能够赢下这场比赛的!”

    郑晓一行纷纷点头,他们这些天的训练,为的是什么?就是今天!

    离少已经为他们拿下两场个人赛了,他们就算拼了自己这条命,也不能让他失望啊!

    团结就是力量,就让第一的队伍瞧瞧,什么才是真正的五人小队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