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胡闹!”

    评判席上,朱勇嘉怒拍椅柄道。

    蔡泽被他吓了一大跳,狐疑道:“你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瞎?你没看见那离少打算用初级水元素术法水鞭来抵抗朱刑的三炎龙啸?那可是奥义术法啊!他这不是在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蔡泽想了想道:“你应该也发现了,离少使出来的术法和我们常识里的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就说说她之前的藤壁、藤笼和催化,你没发现么?都和一般的不一样。没准,这水鞭也和我们想象中的不一样呢?”

    朱勇嘉却不认同,“再怎么不一样,初级术法就是初级术法,还能翻天不成?再说了,你看看,你看看两边的……”

    话说到一般,朱勇嘉就接不下去了。在他的视线里,出现了很多水鞭,真的很多,你要问到底多少多,多到一时之间根本数不清啊!

    “这、这,这有多少条?三十条?”

    “我看着不止,感觉半边斗台都被水鞭给布满了啊,我感觉至少五十条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止,这水鞭是无色透明的,有好几条几乎并在了一起,也就是说,起码有百来条才对。”

    朱勇嘉再次被惊吓到了,水鞭是初级术法没错,可一下子同时释放出百来条水鞭是怎么回事?这得耗费多少水元素之力?这控制水元素之力的水平得多变态?

    宋严再次发表言论道:“妖孽啊,看这排场,他的水元素恐怕也修到了中级。”

    朱刑同被震惊到了,不过他依然认为,自己的奥义术法就算不能碾压对手,怎么也能弄个平手。

    三头火龙飞身而出,飞出一段距离后,就分成了三条火龙,三条火龙交错飞舞,像是在寻找敌人的死角一般,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咆哮而去。

    一阵热风刮来,南宫璃控制着百条水鞭正面而上,水鞭触及三条火龙,发出“滋滋滋”的响声,被烧干了一条又一条。

    看上去,似乎是南宫璃处于弱势。仔细看的话,会发现三条火龙从扑咬而来,到现在为止,都没能再向前方靠去半点。

    会平手么?

    火刑和南宫璃的比试进入了白热化阶段。

    “认输吧,我这是奥义术法,你再撑下去也是没意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认输?没听说过坚持就是胜利?”

    “我承认你的确厉害,但为了衣家做到这份上,值得么?”

    对方不提衣家还好,一提,南宫璃就想到了很多,比如帝玄冥。

    她要靠自己的力量爬到和他平起平坐的地位!她不能输,她要拿下修魔师个人赛!

    深呼吸了一口气,南宫璃的黑眸频频闪现出水蓝色的光芒,数秒后,直接定了色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初级术法的水鞭,开始产生了变化,所有的水鞭的尾端竟然全都接在了一起,所有水鞭的头都成了蛇头,一条百头巨水蛇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离少领悟了奥义术法!”

    “水鞭成了水蛇!”

    伴随着“嘶嘶嘶”的声音,百头水蛇分成四组,三组将三条火龙咬住,还有一组,径直向着朱刑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斗台之下,一年轻男子飞身而出,一把抓住朱刑的右肩,将他带出了斗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