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刑嘴角一抽,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。

    并非他一人有这种感觉,斗台下的人,也不怎么好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打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还来真的?!”

    打人的那家兵一脸快哭的模样,“我也以为自己是在做梦,没想到你脸还挺硬,我的手也疼啊。”

    郑晓一行呆呆地看了会儿离少,随后一个个转向茯苓道:“你家公子,离少他,他到底是什么人啊?”

    茯苓微微皱眉,“什么什么人,我家公子就是一普通人啊。”

    郑晓一行要跪,这叫普通人,那他们这些叫什么?非普通人?不,他们可能已经失去了做人的资格……

    判定席上,白眉毛老者第一次忍不住地皱了下眉头,看向蔡泽道:“你知道?”

    蔡泽愣了好一会儿,摇头道:“不知道,我现在都有点怀疑,这货是不是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妖孽。”

    一旁地宋严很是认真地做出了点评。

    朱勇嘉脸色微黑道:“这又没什么大不了的,学的杂,就学不精。朱刑他可是中级初阶火元素修魔师,那离少的水元素修得肯定没木元素好,用水斗火,不一定有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噗。”

    蔡泽一个没忍住,笑出来声来,“勇嘉啊,今天我才知道,要论自我安慰,你说第二,没人敢说第一。

    按照你的说法,离少都已经是一中级召唤师了呢,木元素还能修到中级,学得多我看见了,学得杂也算是吧,没有胜算?这要是真刀真枪地上战场,那朱刑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。”

    朱勇嘉没话说了,因为蔡泽说得是实话。

    不过,同朱勇嘉想法一致的人不少,斗台上的朱刑就是其中一个。

    “虽然惊讶你还是一名水元素修魔师,不过方才的话一样受用,我是不会收回的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,我比任何人都惜命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说完,就见对方双手置于胸前结印,不断有火元素之力从他的体内窜出来,汇进他结印的两手间,绕着他的双手不停地环绕。

    随着对方眸色转红,那红色从淡红到了深红,那双手间的火元素之力猛地冲天,一头有着三个龙头,同一身子的三头火龙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斗台下,有人不禁失声惊呼道:“三炎龙啸?这可是奥义术法啊!”

    奥义术法,简单说,就是个人招牌术法。

    是通过无数的训练和实战后,自行领悟的。奥义术法很难评估级别,能称得上是奥义术法的,怎么说也到了中级术法的程度了,它的存在应该介于中级术法和高级术法之间。

    扑面而来的热气,让南宫璃稍稍打起了精神。她的周身有水元素护体,还能感受到热,这说明这一招的确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眯了眯眼,南宫璃努力回忆自己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水元素术法。在有限的时间里,排除水天罩外,她还真没有学过什么高级别的水元素术法。

    术法级别不够怎么办?那就只能用量来凑。

    于是乎,南宫璃施展出了初级术法——水鞭。

    台下又炸了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搞错啊?初级的水鞭对抗奥义术法三炎龙啸?这是存心找死么?”

    “啧啧,我是该说离少胆大呢,还是该说他傲过头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