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是一名中级木元素修魔师么?

    不少人问出了自己的心声。

    “说真的,中级元素修魔师,就能做到几乎不分前后的,同时使用出两个术法么?”

    众人:这…无解啊!

    南宫璃轻轻松松地打了个响指,藤笼缓缓瓦解,“认输吧。”

    这话显然是对着田家的中级火元素修魔师父说的。

    “凭、凭什么?我、我还能战斗的!”

    “哦?你确定?那好,我就站在这里,保证什么都不做,你试试把我打倒。”

    那田家中级火元素修魔师使劲地扭了扭身子,试图点火想要烧断束缚着自己的藤条藤根,却悲催地发现,根本着不了,烧不断!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

    这说明,这些由催化而生出来的藤条,比他想象中的要来的更坚韧!这说明,其中所含有的木元素,不是他的火元素能够攻破的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先松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浪费时间,也不想伤到无辜的人。

    你虽是田家的家兵,但你没有干出什么足以让我要了你命的事。还记得你自己之前说的么?如果没了回击的能力,那便是输了,你觉得你还有回击的能力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现在松开你,但是这场比试的结果并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田家给你多少资源?如果你被重伤致残的话,他们是会放弃你呢,还是继续为你砸资源。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很多话不用说得太明白,你可想清楚了?是要我松开你,还是你自己认输?”

    南宫璃的话可谓戳心,直击要害。

    是啊,如果真重伤致残了,田家的人还会给资源么?他们有的是选择,对于那种不是唯一的存在,直接替换了不就好了?

    “认输,我认输了。”

    就这样,那田家中级火元素修魔师毫发无损地离开了斗台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新兵大会下来,这一场明明令人心生震撼的比试,偏偏是所有比试里唯一一场没有任何伤损的。

    滑稽么?可斗台之下的那些家兵脸上浮现的不是笑意,而是如临大敌的严肃。

    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朱家中级初阶火元素修魔师走上了斗台。

    朱勇嘉见了,略带得意道:“不是我说,这离少蹦跶不了多久了。现在上台的可是我朱家新兵里最厉害、潜力最大的人。

    他叫朱刑,性格偏冷,可一旦投入到对战中,就跟变了个人一样,异常火爆,下手一点轻重都没有。

    我看他好像被激起了战意,离少纵使再厉害,前三场的消耗不假,想要打赢毫无消耗的朱刑,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蔡泽调笑他道:“哟,这次说话不敢说满了?不太可能,就是有可能?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

    朱勇嘉不满地瞥了蔡泽一眼,就将视线重新投到了斗台之上,似是在用行动表态,就让事实来说话好了。

    “先对离少说声对不起。”朱刑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一旦出手,容易没轻重。所以,希望离少待会不要强撑,不行了的话,赶紧喊停认输,我好及时收手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挑挑眉,“你这意思是我会输?”

    “虽然有点不公平,不过你消耗了那么多,和没有损耗的我继续比,根本没有赢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恩,的确是有点不公平,那我换一种好了。”

    朱刑双眸微眯,“什么换一种?”

    “木元素是用了挺多了,换水元素和你打。”

    语毕,南宫璃的周身就被渐渐漫出来的水元素之力给包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