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一样的声音一出,还真带动了不少心里不想服,却找不到什么鄙夷借口的人。

    毕竟,离少只是一名预备家兵啊。他除了是中级召唤师,还是一木元素修魔师,不管他是什么级别的木元素修魔师,一旦有好的家族看中他,愿意给他投入资源的话,想打造一中级修魔师可比中级召唤师容易多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眼下这一战,离少若是真用防守的策略撑到最后,哪怕打个平手。毫不夸张的说,他能被称得上是本次新兵大会璃最厉害的个人。

    可笑的是,这位最厉害的个人,还只是一名预备家兵。

    嘶!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不少人就心痛、头痛,浑身痛!最痛的就是脸,仿佛被人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似得,火辣火辣的。

    怎么能让离少如意?

    于是,越来越多的怂恿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对啊,有本事就打!躲算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可是家兵,家兵那是将来上了战场要勇敢对战的人,躲能躲出什么出息来?”

    “离少,见证你是不是男人的时候到了!是男人的话,你就去了你那三道藤壁!”

    众人一顿,朝着最后一吼的方向看去,心想:是不是男人这种激将法能有用?

    没想到的是,斗台上的三道藤壁还真的一起消失了!

    众人:……

    南宫璃笑盈盈地抬手摩挲了下下巴,看着对手道:“我想问问,在什么情况下,会被判定为输?”

    那田家中级火元素修魔师愣了下,回道:“就是把对方打倒,让对方失去回击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失去回击的能力是么?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心里有了主意,“好,我明白了,继续。”

    那田家中级火元素修魔心里隐隐有了种危机感,也不知道对方想了什么诡计,未免拖得太久会有变故,他沉下心来,双眸起了红光,一招中级初阶火星雨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火星雨,范围攻击,能够对准一片区域形成火球雨,大大小小的火球会向着区域内砸去,速度由快到慢,属于强攻,要是没有躲开第一波火球,那中的人必定重伤。

    有人一眼就认出了是火星雨,忙转向离少,见他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,不禁感叹道:“到底是穷小子一个,见识还是太短了,以为这火星雨能随便躲?那第一波可是很凶残的,那是快攻,现在不躲的话,待会只有被打的命。”

    有此看法的人还不少,不少人露出了辛灾乐祸的表情。

    盘旋在上空的火星雨蓄力完毕,对着南宫璃就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南宫璃唇角微微一提,黑眸瞬间成了绿眸,一藤笼迅速将其笼罩了起来,刚好赶在了第一波火星雨落下前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藤笼而已,怎么抵得住火星雨?”

    “啧啧,人总是要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轰轰轰”三连响,待斗台之上的硝烟散去,渐渐恢复平静后,出现在众人面前的,是丝毫未别毁坏的藤笼,一脸轻松的离少,还有……

    “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    就看到另一边的那田家中级火元素修魔师被数道藤鞭紧紧缠住,一脸惊恐地看向什么事都没有的南宫璃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天啊,他到底有多少木元素之力,先是三道藤壁,再是藤笼,然后又是数条藤鞭?”

    “他,应该是一名中级木元素修魔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