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不仁,死了?

    众人仿若在做梦,这样的结局,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想到。在大家心里,最好的结局也不过是王离能保住性命,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蔡泽“扑通”一声,坐了回去,嘴上喃喃自语道:“这怎么可能?六尾猫不该是没有任何元素属性的么?怎么会?难道、难道是我眼花了?”

    朱勇嘉紧锁眉头,沉声道:“你没眼花,因为我也看到了。或许,这是一只长得像六尾猫的别的猫?”

    白眉毛老者展眉一笑道:“勇嘉啊,面对现实吧,那就是一只六尾猫。你怎么不说,或许她是一个极有天赋的召唤师?”

    整个评判席上,唯有宋严一人早早地从刚才那不可思议的一幕中抽身而出,“不管怎么说,离少这小子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,把田家的那块宝给碾碎了。就田家人的性子,不和她闹到不死不休,那就得改姓了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田家不知砸了多少资源在这田不仁身上,才勉强在今年把他砸上了中级召唤师。在田家没有突入到中圈以前,田家有且仅有这么一位召唤师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一场召唤师比试就把田家唯一的召唤师给比死了。田家对田不仁可以无情,但对这些年的付出和田家的威望不可以,也不可能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田家必会报仇!

    斗台下,迟来的欢呼声中夹杂着许多忧色,欢呼是对强者的一种认可,忧色算是一种惜才吧。

    短暂的喧闹过后,就有人提出了继续比试。

    现实总是残酷的,为了生存,不会有人因为南宫璃的消耗过多,而选择将第一拱手相送。

    南宫璃蹲下身摸了摸小七的脑袋,小七气吁吁朝着她的手心蹭了蹭。

    “很好,小七辛苦你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喵。”

    小七乖巧地回了召唤师专属戒指里。

    南宫璃起身站直,扫了圈斗台下的人,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还有谁?

    台下人微微一惊,心想你连召唤兽都收回去了,还想打肿脸充胖子么?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表情浮现了出来,有看戏的,有好奇的,有轻蔑的,有惋惜的。

    没有人觉得,下一场比试台上的人还能赢。原因很简单,百丝蛛爆体的那一幕,多半消耗了对方体内几乎所有的召唤力才对。

    还有,一个预备家兵是一名召唤师已经够惊人的了,没有人会觉得台上的人还会是一名中级召唤师。

    “怎么?没人了么?”南宫璃问道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在问,随着她这一问,台下不少人起哄道:“我看下一场离少你自己认输吧?你都没召唤兽拿来比了,接下来上台的人可以说是胜之不武,大家都不想胜之不武啊!”

    南宫璃点点头,“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语毕,轻声一唤:“小六,这场你来。”

    “喵!”

    一声更为响亮的猫叫声响起,下一秒,一只拥有着三条尾巴的六尾猫出现在了斗台之上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“他是中级召唤师?居然还有一只六尾猫?这只看着比刚才那只还要强!”

    评判席上,从头到尾都没出声过的一中年男子,嘴角微扬道:“不知道,云家看到了,会有什么感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