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尚馆打压衣家预备家兵反被压的事一传出去,衣家预备家兵的名声又起了一层,尤其是南宫璃的名声。

    外头都在传王离绝对是衣家为了崛起,从而花了重金请来的能人。

    才来分营没几天,先是搞定了蔡泽,后又搞定了宋严。有了军办所和药师联盟两方的认可,就算衣家预备家兵没钱没势,一般人是绝不敢去找他们麻烦的了。

    云尚馆的事一结束,南宫璃就派人在交易区叫卖起了红土草,由于限量的缘故,红土草的价格一高又高,不仅引来分营的各阵营叫价,连药师联盟的药师都出动了,又是加钱又是加国勋的。

    最后,当天拿出去卖的红土草全被药师联盟的人给拿了下来,总共赚取了五万多天币和两百五十点国勋,加一起大约值近八万天币。这还只是卖出去了五十株红土草,剩下的打算等新兵大会结束后再卖。

    赚钱的事进展得还是挺顺利的,但招人的事,就有些不尽人意了。

    南宫璃的名声在分营里越来越响,伴随着好处而来的,是各种隐患。就算有人真的想和衣家预备家兵这边结盟,还是会考虑到很多问题。

    衣家预备家兵频频出风头,别的阵营能当作没看见么?就算别的阵营能?田家那边能么?

    新兵大会在即,也不知道衣家预备家兵的实力如何?关于他们的传言,除了弱还是弱,据说整个团队里连一名攻击向的元素修魔师都没有,可以说是毫无战斗能力。

    有手段,没有战斗能力,在分营里想生存下去或许可以有,但想站稳脚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。说到底,这里是分营,这里大多都是行军之人,还是更亲睐有实力的人。

    有实力就等于有国勋,以后就算不会做人,缺乏手段,好歹也有国勋护身。

    和衣家预备家兵联手,真的能一起迎来新天地么?没准会迎来一些阵营势力的拳打脚踢吧?

    有了这样的顾虑在那儿,南宫璃想在比赛当天将参会人数扩增到二十五人的愿望彻底破灭了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新兵大会当天,站在大会赛场上,面对着周围人的指指点点,南宫璃始终不以为然,抬头挺胸,一副信心十足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离少,我们只有二十人,这样真的行么?”郑晓担忧道。

    茯苓忙白了他一眼,“我家公子做事向来都是有打算的,郑晓你作为衣家预备家兵的领队,你不相信我家公子怎么行?”

    郑晓立马解释道:“我是担心离少,他几乎每场比试都参加,我怕他吃不消。”

    两场个人,两场团队,这消耗可不小啊!

    郑晓和茯苓正说着,召唤师个人赛正式打响,第一个上斗台的是一田家召唤师,就见他指向衣家预备家兵讥笑道:“我想和衣家预备家兵的人比比,不知道你们可有召唤师?”

    他的话一落下,众田家家兵起哄道:“唉,人家衣家预备家兵连个火元素修魔师都没有,怎么可能会有召唤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么?不应该啊,我可是听说,这次他们要样样拿第一的啊!”

    “第一?倒数第一么?啊哈哈哈,你们看看,这里除了衣家的这些预备家兵参会外,还有别的预备家兵参会么?也就他们以为自己厉害,能夺第一一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