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药师急了,朝着宋严道:“宋老,你别听他乱说,他这是在存心抹黑我!”

    “抹黑?”

    南宫璃冷笑一声道:“本来就是黑的,还需要抹?要不是你们吃饱了没事干,非得来闹一闹我衣家,这些事我本不想说的。

    我衣家预备家兵连正式家兵都还不是,要钱没钱,要势力没势力的,若不是你们欺人太甚,我们又怎么可能敢和你们叫板?”

    南宫璃的这话得到了在场大多数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的确啊,衣家的这些人都还没在分营里站稳脚,哪敢主动和云尚馆对着干?

    “至于我是不是在胡说,这么多人在呢,我们就当场验一验云尚馆的血珊瑚和冬虫就行了。云掌柜,你可是云尚馆的管事,为云尚馆正名这事,我想你定当仁不让吧?

    血珊瑚在你身后右手边最右端的架子第二层,而冬虫就在血珊瑚的旁边。

    顺便说一句,这两样放在一起是会起排斥作用的,稍有不慎会产生毒素。啊,不过没事,反正那些不过是长得像血珊瑚的红珊瑚罢了。”

    待南宫璃语毕,云海一阵头重脚轻,双脚打颤,脸色通红,额上都是冷汗。

    宋严狠狠地瞪了于药师一眼,面向南宫璃道:“老夫相信离少所说,在此为离少和衣家预备家兵正名,还望各位广而告之。不过,老夫有一事不明,还望离少赐教。”

    赐教?

    药师联盟的现任盟主竟然向一衣家预备家兵赐教?这本该是件有辱名声的事,不过见宋严一副求知如渴的模样,倒成了一桩不耻下问的美事。

    南宫璃早就在谋划如何卖红土草了,如此好的一个机会,她当然不会错过。

    取出了几株红土草,她向宋严和在场的众人做了简短的介绍,然后又将死地被救活的原因归功在了红土草上。

    “所以,多亏了这些红土草,不仅将预备家兵区的那块死地救活了,还顺带起到了沃土的作用。这也就是为什么,从那块地种出来的红芍草颜色比它熟透时都还来得深。

    至于我为何能用一株红芍草炼制出三颗红血丹,那是因为从那块地里出来的红芍草一株的药效起码抵得上三四株。”

    那么,到底是不是真的仅仅只因为红土草?这当然是不可能的,南宫璃手上的红芍草的种子和一般的红芍草的种子能比?

    宋严知道波浪血纹红血丹的背后,一定还隐藏着他所不知道的秘密。他是爱才之人,当众就向南宫璃提出了邀请,希望他能够加入药师联盟。

    不过,被南宫璃给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感谢宋药师的好意,只是我还有没完成的事。”

    宋严听后没有生气,反而认真地询问道:“是什么?或许我能帮的上忙,助你办成,你不就能来我药师联盟了?”

    南宫璃继续摇了摇头,“这件事,宋药师您帮不上。我要领着我的这些弟兄一起晋升去营地区,成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归属阵营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机会,我向分营内怀有同样梦想的人发出邀请,如有愿意加入我们的,可以来联系我们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