波浪血纹,象征着精品中的精品!凡有波浪血纹的治伤丹药,都被称之为“天赐”,其药效是原有药效的两倍,实属罕见。

    出现波浪血纹,意味着这三颗红血丹无论是用的红芍草,还是用来炼丹的鼎,亦或是炼丹的药师,那都是上等中的上等!

    纵使宋严活到这把岁数,这种波浪血纹也只见过一次,那时的他年纪尚轻,完全沉浸在震撼之中,现在想来,在什么时候在哪里见的已经记不清了,唯有那波浪血纹的模样深深地印在了他的心中。

    平日里连一颗有波浪血纹的治伤丹药都难见到,现在一见就见到了三颗,宋严心里的激动和震惊是旁人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你炼制的?”

    宋严指着南宫璃手心里的波浪血纹红血丹,声音打颤道。

    不及南宫璃回答,于药师就凑上来道:“宋老,你也看出来了是吧?这小子连药师都不是,还只用了一株红芍草,他怎么可能炼出三颗红血丹。

    我虽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手段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他定是事先做了准备,将三颗红血丹放在了自己的破鼎里!”

    南宫璃轻笑一声道:“我事先做了准备?试问,我怎么会知道,云尚馆的会如此蛮不讲理,一口咬定被我衣家救活的地毒素未解?说从那块地种出来的药草都藏有毒素?还说我衣家预备家兵偷盗了云尚馆的药草种子?”

    听南宫璃这么一说,宋严眼中的讶异稍稍一敛,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云尚馆诬赖我衣家还不够,还找来药师联盟的于药师,想借着于药师的身份,来坐实我衣家的罪!

    我为表我衣家清白,这才献计用从那地里种出来的红芍草炼制红血丹。我当着众人的面成功炼制出了三颗红血丹,本以为这样就可以大白真相,没想到于药师又说我使诈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南宫璃顿了顿,扫向周围道:“于药师非说我炼制出来的三颗红血丹是事先准备好的。我想问问大家,红血丹这种可遇不可求的丹药,我要如何准备?我敢说,我炼制出来的这三颗红血丹,放眼整个分营,没有第二个人炼得出来!”

    “狂傲!宋老,你看看他,他竟然敢在你我二人面前如此狂傲不羁,这种人若不给他点教训,长此以往,谁还会把我们药盟的看在眼里?”

    不等宋严开口,南宫璃冷哼道:“别把你个人的利益和药盟捆绑在一起。据我所知,分营内所有药铺的药草都是得经过药盟检查的吧?只有检查过关,才能对外卖。

    不知于药师可否为我解惑,你身为云尚馆的检查药师,为何能让加了红香粉的红珊瑚被当作血珊瑚高价卖出?为何被入过药的冬虫,还能被重新拿出来卖?”

    红珊瑚和血珊瑚形似,差别在于颜色,血珊瑚的颜色比红珊瑚更深更鲜艳,价值也比红珊瑚更高,拿着红珊瑚卖血珊瑚的价格,这是暴利!

    至于冬虫,入过药的冬虫,药效基本已经全无,只是还有冬虫的味道罢了。拿入过药的冬虫来卖,这和把捡来的垃圾高价卖给他人无二。

    云海瞪圆着眼,怎么都想不明白,这些如此机密的事,对方到底是怎么知道的?而于药师,那张不可一世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恐之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