于药师的一句话,胜过他人千百句,围观的众人,一个个露出“果然如此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一部分人心里为衣家预备家兵捏了一把汗,一部分则是有些幸灾乐祸地等待着后续发展。毕竟,这年头敢和云尚馆叫板的,他们还从未见过。

    南宫璃依旧面不改色,用着寻常的口吻询问道:“于药师凭什么判定这株红芍草有毒?别同我说因为颜色,难道一个人因为皮肤太黑,比一般人都要黑,所以他就一定有病吗?”

    于药师没想到对方敢当众质疑自己,又惊又怒,可他也的确找不到什么实在的理由来反驳,只得故作特别气愤道:“你是药师么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南宫璃据实以答。

    于药师在问前其实就已经预想到答案了,听了这个回答后,他倒没有太意外,不过还是莫名地底气一足,“那你又有什么资格质疑我?你又拿得出什么理由来证明这株红芍草没毒?”

    是啊,连药师都不是,又有什么资格质疑于药师?

    谈话进行到这里,于药师已经成功把矛头丢回给了南宫璃。周围的气氛很安静,在场的所有人都在等待她的回答,主要是很好奇她还能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于药师是生来就是药师的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不是药师和质疑于药师你,这两者间又有什么关系?我不是药师,这不代表我没有当药师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众人一愣,这么说好像还挺有道理的?

    于药师冷哼道:“强词夺理!也就嘴上功夫厉害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红血丹。”南宫璃突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三颗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指了指于药师手中的那株红芍草,“我的意思是,用这一株,我炼三颗红血丹。”

    红血丹?!

    众人有点反应不过来,红血丹并不常用,因为产出的量太少太随机。

    这是初级丹药红芍丹的副产物,几十颗里面大概才能出三四颗,药效虽堪比中级治伤丹药,但制成率太低了,也太随机了。所以,即便是有,也一般混在红芍丹药里卖。

    “痴人说梦话!”

    这是于药师回过神来的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我就问于药师一句,要是我炼出来了,我有没有当药师的能力?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能炼出三颗,我不但承认你有当药师的能力,我还下跪给你磕头,拜你为师!”

    南宫璃想了想,摇头道:“拜师就算了,我可不想要这么蠢的徒弟。这样,我炼成的三颗,若药效没问题,你下跪同我衣家预备家兵道歉!就在云尚馆门口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于药师死死地瞪着南宫璃,让药盟的一药师当众下跪,跪的还是连家兵都不是的人,还是在热闹非凡的交易区里,这事势必传出去,一传这药师还有什么脸再在分营混下去?

    这不就等于要把于药师扫出分营?

    “怎么,不敢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我就看你能狂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南宫璃没再多说,拿出上古青鼎,接过红芍草,当着所有人的面就开始炼丹。

    由于红血丹是初级丹药,加上从那块地里种出来的红芍草一株的药效就相当于三四株,有诸神系统加持,炼出三颗没有压力。

    上古青鼎一出,于药师就笑了,一个破鼎,能不能炼成丹药都不知道,还说什么红血丹?可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