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宫璃前脚抵达云尚馆,后脚药师联盟中的一人就到了。她不得不感叹,这云海不是个有脑子的,就算是演戏也请演到位些好么?

    她也没说破,就见云海搓着手,堆着笑脸,将他口中的“于药师”给迎了进来。

    于药师是个看上去四十多的中年男子,白白胖胖的,高矮适中,拿他和云海比的话,他也不算胖得太过分。他的穿着没有什么特别的,腰间的一块刻有药盟二字的青色方玉可以说是一身上下最显眼的了。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于药师看向南宫璃,见她一脸淡漠,面对自己表情平平,就和见着一寻常人无二,微微蹙眉,心里泛起丝丝不爽。

    要知道,药师可是很受分营里众人追捧的存在,再怎么厉害的人,有个伤病什么的,还不是得看药师的脸色?

    “他啊?他就是那个离少。”

    于药师眉梢微微一扬,“你就是那个帮蔡所长治好了黑将军的王离?”

    南宫璃拱了拱手,不卑不亢道:“正是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云海就冷哼道:“我看蔡所长就是年纪大了,一不小心被忽悠了。这种又偷又骗的,哪可能有那本事?”

    面对云海的嘲讽,南宫璃也不动气,和这种狗仗人势的生气,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既然药师联盟的于药师已经在了,云掌柜,我们可以开始谈正事了吧?”

    云海瞥了南宫璃一眼,将早就准备在一旁的一株红芍草递给了于药师,“于药师,你快看看这红芍草,这是从预备家兵区的那块地种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们都知道,红芍草的颜色应该是淡粉色的,就算熟透了,那也是深红色的。

    可你看看这株,这株是红得发紫的,这还没熟透呢,就红得发紫了,你说说,这药草是不是有问题?!”

    云海故意站在云尚馆门口就开说,这一说,馆里的也好,馆外的也罢,一个个都被他的大嗓门给吸引了过来,视线一致投向了那株被于药师拿在手里的红芍草。

    红芍草是初级药草,分营里就没谁不认识的,一时间,周围议论四起。

    “这红芍草的颜色的确古怪啊!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那块地真的还藏有毒素,然后红芍草吸收了地里的毒素,就成了这个颜色?”

    “也只有这样解释,才能解释得通。”

    听着周围的话,云海的气势更大了,要不是于药师还在,这会儿他的鼻孔都对着天了,“离少,都到这份上了,你还要什么话想说的?”

    南宫璃直接无视掉了他,转向于药师道;“于药师,我想听听您的看法。”

    “您”字一出,于药师心里一舒,可想到这个离少最近名声大噪,方才见他也没什么表现,轻笑一声道:“这株红芍草的确有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什么问题?”南宫璃双眼微眯,那是暴风雨来前的最后一丝宁静。

    其实,单凭颜色,于药师还不能确定手里的这株红芍草有没有毒,但考虑到云尚馆的利益,也就是自己的利益,他违心道:“这株红芍草有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