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公子,你来啦。”

    茯苓忙窜到南宫璃身边,气愤道:“这人是云尚馆的掌柜云海,边上那几个墨色武服的,是他们馆里的护卫。他们说我们衣家备用家兵偷盗他们云尚馆的药草种子!

    还说什么,我们这块地根本没好,只是看上去好了,所以种出来的东西看着好,实际上是暗藏毒素的,用不得!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

    跟在南宫璃身后的郑晓一听,暗暗磨牙,有种上去再送一脚的冲动。

    云海揉了揉柏油桶般的粗腰,扬着脖子道:“谁胡说八道了?我们云尚馆十多年的老牌子,会胡说八道?我们是不忍预备家兵区的这些无知预备家兵们被你们诓骗,这才站出来说话的!”

    “哦?那还请云掌柜给我们说说,我们衣家备用家兵诓骗这里的同胞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这地有问题,种出来的药草有问题,药草种子还是偷来的!

    你们区区预备家兵,一穷二白的,你们哪里来的钱弄那么多的药草种子?分明就是你们从我们云尚馆顺走的!众所周知,整个交易区,就只有我们云尚馆卖药草种子!”

    茯苓和郑晓气到不行,某人怎么能这么不要脸呢?

    南宫璃却淡定得很,右眉微微一挑,“云掌柜你别急,我们一件一件说。你说我们诓骗同胞,请问我们为什么要诓骗,我们又骗了他们什么,是他们的钱还是什么?”

    云掌柜翻了个大白眼道:“我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好。你说这块地有问题,证据呢?说我们种出来的药草有问题,证据呢?说我们偷盗你们云尚馆的药草种子,证据呢?”

    一连三个“证据”,问得云海头脑一阵胀痛。

    哪来的什么证据?他们就是要把衣家预备家兵给打压下去,把白的说成黑的,没的说成有的!

    两眼珠一转悠,云海挺了挺胸道:“我们云尚馆的招牌就是证据!”

    这句话看似什么也没说,实际上已经说得清清楚楚了。人家就是拿云尚馆的招牌压你,拿云家压你,你不服也得服!

    就在在场的众人不禁抹汗时,南宫璃轻笑一声道:“招牌?你云尚馆不来招惹我们,你们这招牌还可能流芳百世。放着流芳百世不要,偏偏要跑来自砸招牌?我最后问云掌柜你一遍,你可是想清楚了?确定要和我们斗?”

    云海一听,叉腰大笑道:“哎妈呀,这话应该是我反问你吧?你叫什么来着?离少是吧?你可想清楚了,要和我们云尚馆的斗?”

    南宫璃微微一笑,“那好,我看这样,我随你们去云尚馆,把你们云尚馆诽谤我们衣家预备家兵的事说说清楚。你们可以把军办所的请来,以示公正。”

    “哼,请什么军办所,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和蔡泽的关系非同一般。要公正?行,分营里有药师联盟,我们请那儿的人来。”

    药师联盟?

    南宫璃双眼微眯,顿了片刻道:“好,就如你的意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?”

    茯苓不解,说什么找药师联盟的以示公正,恐怕都是一伙的吧?小姐就不担心这是对方设下的圈套?

    南宫璃拍了拍茯苓的肩膀,用唇语道:“去找蔡,让他额外再请个药师联盟的来,要厉害的,公正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