衣家预备家兵士气大振,所有的行程都在按原计划正常进行着。

    和南宫璃预想中的没差,别家预备家兵中,选择帮忙守地的占绝大多数。

    显然大家都觉得,收成的三分之二要上交和帮忙看守相比,帮忙看守对自己更有利,劳力和三分之二的药草钱比,劳力廉价啊!

    短短一天不到的时间,就有近四十左右的别家预备家兵前来报名帮忙守地。

    南宫璃命茯苓逐一记下,根据每个人用地情况的不同,设定了不用的守地时间。由于担心田家再来闹事,考虑到看守预备家兵的安全问题,每一班看守,预备家兵人数至少五人起。

    别家预备家兵对衣家备用家兵这边的安排非常满意,起初他们还担心自己被压榨,安排一出,赞叹连连,好评一片。

    地是预备家兵区的地,按理说,保护这地,这里的预备家兵人人有责!

    衣家预备家兵主动站出来组织守地不说,还给他们药草种子,这其实和开仓放粮没啥区别。他们的好,众别家预备家兵口口相传,又是一天不到的时间,守地人直逼百人,他们的好名声都传去了交易区。

    在此期间,南宫璃除了不断改进训练计划,督促郑晓一行训练外,剩下的时间就是制作各种丹药和符文,为新兵大会囤货!

    说到训练,她把这次的重心放在施术法的速度上和术法间的配合上。

    她是人,不是神,没可能在短短的三天时间里,就让郑晓一行的修炼等级得到质的提升。修炼等级上做不到,实战能力上却可以办到!让最普通的术法,在相互配合的作用下,发挥出超常的效用,这是她本次训练的目的。

    对新兵大会的五场比赛,她的打算是,自己包下两场个人赛,郑晓领头带一队参加小队间的比赛,剩下的宰杀凶兽和十五人团队赛,由她亲自带。

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就第三天了,也就是新兵大会的前一天。

    就在大家以为,所有恩怨,新兵大会上算总账时,守地那边又出事了。这次来的不是田家的,而是交易区一处叫做云尚馆的地方。

    云尚馆,在交易区里比较有名的药馆之一,分上下两层,下层为药铺,上层有药师坐诊,在分营里属于老牌药馆,存在了十多年。

    据说,这云尚馆是中圈的云家出钱办的,而云家并没有在分营里安排二三线阵营,也就是说,至少在表面上,云家下的阵营不存在在分营营地内。

    那么,云尚馆的人来找事,这就和分营里的阵营没什么关系了。好端端的,云尚馆为什么要来找事?

    南宫璃想了又想,不为名,就为利,怕是从预备家兵区流出去的那批药草,在利益上使云尚馆造成了损失。

    南宫璃赶到时,就见一身穿墨色锦袍,胸口处印有灰白色云纹的大胖子正要对茯苓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“哎哟,仔细一瞧,小哥你真是又白又嫩,不然你就跟了我?当衣家预备家兵能有啥出息,不是被人打,就是被人打压,跟了我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跟了你如何?”

    南宫璃上去就送了那大胖子一脚,那大胖子一个踉跄,当场就上演了一场吃土。

    “啊,呸呸呸,大胆!谁?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大胖子抹了抹嘴,红着眼从地上爬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