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谁应的说的就是谁!”

    “你!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们?”

    南宫璃冷笑一声,言辞凿凿道:“凭什么?凭我说的是事实。你们是营地那边的,这里是预备家兵区,你们营地的人看不起我们预备家兵区的人,何时不把我们当外人了?你们把我们当外人,你们自然就是这里的外人?这有错?

    再者,你们营地没有地?你们就非得来我们预备家兵区抢地种?呵,这不是莫名其妙是什么?

    我们还没瞎,眼睛亮着呢,你们若是来炫耀身份的,那你们已经炫耀过了,可以走了。你们若是来夺地的,那不好意思了,今天我衣家备用家兵就在这里放话,只要还有我们一天,绝不会让你们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“你你!”

    田家为首的气得不轻,哼哧哼哧喘着大气,怎么也没想明白,就在刚才自己这边还挺占理的。怎么这会儿,理不见了不说,他们还成恶人了?

    “你在胡说八道!我们来这里种那是看得起你们!你们别敬酒不吃吃罚酒,真惹急了我们,小心我们要你们好看!”

    “好看?”

    南宫璃双眸微眯,二话不说,对着面前的田家家兵右手轻轻一挥,就见十来根粗壮的藤条拔地而起,对着他们劈头盖脸的一顿猛抽。

    藤条说来就来,一鞭鞭的都往脸上打,一开始没躲过,之后就疼得躲不了。

    只见一行田家家兵抱头蹲地,疼得直嚷嚷。

    “住手!快住手!”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们,田家、田家不会放过你们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犯上!我要去军办所告你们!”

    南宫璃双手环胸,一脸惬意道:“刚才是谁要我们好看的?别拿田家来说事,说得田家会放过我们衣家一样。啊,犯上是什么?就你们这些狗,也能算是上?想告我们是么?怎么办?好害怕啊,那只能打死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田家家兵:……

    在场其他人:……

    扯到性命,田家的那行家兵哪还敢嘴硬?

    一通认错求饶后,南宫璃收了手,“滚回去告诉田家的其他人,兔子急了还咬人呢!别以为我衣家的好欺负,要是再犯,那就是有去无回!”

    待田家家兵走后,气氛缓缓转好,南宫璃收起了一身寒意,冲着郑晓一行道:“看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郑晓一行微愣,不明白离少的所指。

    “那些田家家兵为何只有挨打的份?因为出手不够快,不够准。

    决定胜负的是什么?不是攻击向的元素就是厉害的,厉害不厉害,取决于人。就算他们的术法破坏力更大又如何?没有机会动手,还不是只有挨打的份?”

    郑晓一行顿觉茅塞顿开!

    是啊,他们太拘泥于天赋问题了。总觉得,自己的元素生来就弱那些金火一等。现在看来,这种想法是错误的!

    南宫璃见他们顿悟,趁胜追击道:“新兵大会,就是我们证明自己的机会。既然大家都是中级,有什么比不过的?有什么好担心的?从今天起,我会加大你们每个人的训练量。路,是人走出来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