郑晓花了点时间,努力消化着内心的震惊,可依然止不住颤着唇道:“离、离少,你、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当衣家的预备家兵啊?衣家竟然把你直接给扔来了分营?”

    说真的,在场的没一人能想明白这其中的道理。召唤师为何有优待?并不仅仅是因为召唤师少,而是能成为军师的,几乎无一例外,全都是召唤师。

    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一心多用的人少,所以由召唤师来当军师,其效果往往要比修魔师来得强。

    修魔师一旦投入战斗之中,就很难再观察大局。召唤师不一样,大多数的召唤师都是能够一心二用。

    培养一名优秀军师,远远比培养一名优秀家兵来得困难。所以,优待召唤师,也是为了把培养出一名优秀军师的可能放到最大。

    南宫璃很认真地想了想,“或许,衣家也看不懂我为何要依附于他们,所以放我来分营练练手?”

    众人默,你确定不是放你进来吓人的么?

    南宫璃还想说说比赛的事,外头忽然传来茯苓的叫声,“公子!公子,出事了!”

    门一打开,是茯苓焦急不已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茯苓急匆匆地喘了几口气,“边走边说吧,不然闹起来,我怕我们的人会受伤。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闹起来”这三个字,郑晓他们不淡定了,一个个起身道:“我们也去。”

    茯苓想要阻止,却听自家小姐应了声“好”,迷茫之际,她就被众人催促着赶紧带路。她想了想,小姐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,也就没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赶到被救活的死地那儿,就见留在那儿守地的几人将一行身穿棕红色武服的人给拦截了下来,两边正在僵持,大老远的就能听到起起伏伏的争吵声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让我们种?这块地是你们衣家备用家兵的不成?别以为从军办所里出来就了不起了?区区一群预备家兵,到底是谁给你们的脸,让你们敢在我们这些家兵面前叫嚣的?”

    “你管谁给我们的脸?哪里来的,哪里去!别来没事找事!”

    南宫璃眉头微皱,就听茯苓解释道:“这些人是田家的家兵,和上次的不是同一伙。他们听说预备家兵区的死地又能用了,以及咱们发药草种子的事,于是就跑来要掺一脚。

    我们心里对田家的家兵有膈应,生怕他们是来搞破坏的,于是就不让他们种,然后就吵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郑晓听后,愤愤地道:“当然不能让田家的种,他们一直把我们当死对头,真是一点都见不得我们好,一听死地被救活了就来人闹事,这意图再明显不过了。”

    南宫璃没有出声,而是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在场的,除了自己安排守地的和来闹事的田家家兵外,还有不少已经领了他们这边的药草种子,开始着手种植的别家家兵。

    看样子,田家派人来闹事,不只是因为死地好了,还不想他们衣家备用家兵在预备家兵区赚名声。

    “这地虽不是我们衣家备用家兵的,却是我们衣家备用家兵救活的。我们是没权霸占这块地,但我们身为预备家兵区的一份子,我们有权保护这块地不受一些莫名其妙的外人迫害。”

    田家家兵纷纷一愣,扭头向后看去,为首的人则是大怒道:“你什么意思?说谁是莫名其妙的外人?”